-

貞子再次鞠躬九十度,這才道:

“今天是我與先生第一次見麵,第一次的時候,我是昏迷著的。”

見魏武還冇想起來,貞子又說:

“第一次是在貴國的京都,我和爺爺同時遭遇車禍,生命垂危,是先生救了我和爺爺。”

“嘶!”

魏武想起來了,原來是她!

是小泉的孫女!

當時,他們祖孫遭遇了嚴重車禍,生命垂危,醫院想儘了辦法都無能為力。

結果,因為淩子敬和陳紫兮遭遇車禍是魏武救治好的,陸冠西老爺子便向藤野推薦了魏武,藤野找到了江次相,江次相找到了葉不凡,魏武隻好出手救了他們。

為此,魏武還狠狠敲詐了他們一筆,為神威集團的籌備攢了一筆豐厚的資金。

難怪魏武覺得她有些似曾相識,當時她躺著病床上,麵如白紙,即使魏武的記憶力驚人,也想不起來。

還真是造化弄人,魏武來沖繩,最不想讓小泉家知道,卻冇想到,陰差陽錯地再次救了這個女孩。

現在,既然女孩都已經找上門來了,小泉家應該也知道了,接下來,怕是這趟沖繩之行會很不太平呢。

貞子見他的臉色陰晴不定,又說:

“先生放心,我家裡人並不知道您來了這邊。

我知道,上一次你救我們的時候,收了爺爺不少錢,爺爺因此不喜歡你。

我也知道,先生並不是貪財的人,隻是因為我們國家曾經給您師祖師父,還有無數的國民,帶去了沉重的傷害,纔會那麼做的。”

魏武臉色稍緩,問道:

“貞子姑娘,第一次救你是真,這一次......”

貞子臉上露出了笑意,說:

“先生不必顧慮,這一次,我也不知道是誰救了我,隻是那竹簽太想先生的銀針,我就當是先生了。

自從先生在京都救了我,我一直關注著您的一切訊息,您的所有新聞,還有那些照片視頻,我都看過很多遍,也知道先生不是普通人。

我爺爺身邊也有很多這樣的人,所有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那天在現場,我也冇看到您,是後來在電視上看到了一張照片,應該是從監控上擷取下來的,發現您當時也在現場,便想到了。”

說完,貞子頓了頓,接著說:

“我來是要告訴先生,現在我家裡的人,應該還冇認出您來,要是他們也看到了,一定會對您不利的。

所以,特意來告訴您,請你務必要小心。

我們家來了不少人,跟您一樣,都不是普通人。

他們來這邊的目的,是要找嘴利堅討個說法,要求嚴懲那群畜生。”

魏武心中一動,問道:

“那些死在醫院的那些嘴利堅大兵......”

貞子接過去說:

“我不知道,但我爺爺非常生氣,說決不能輕饒了那些畜生。

這一次,我是偷偷跑來沖繩的,連暗中保護我的保鏢也被我甩了,結果出了這樣的事,差點就......

所以爺爺很生氣,派了很多人過來。

他們對現場最後的反轉很好奇,懷疑有高人救了我們,這些天一直在查詢。

雖然電視上那張圖片隻是一閃而過,但我還是擔心有人認出您來。

我不知道您和爺爺有什麼誤會,可您救了我兩次,我,我不能恩將仇報。

要是爺爺知道您來沖繩了,很可能會對您不利,請您一定要小心。”

魏武默默點頭,這姑娘很善良,可他不能跟她說太多。

小泉家應該是m基地背後的神秘組織重要成員,雖然明麵上魏武冇有和m基地直接衝突。

但魏武屢次壞了他們在神山的佈局卻是事實,還連帶著讓他們損失了兩名元嬰,這個仇,小泉家不可能不報。

還有那個崔家,崔家這一次在神山損失慘重,跟魏武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大仇了。

聽了貞子的話,魏武說:

“謝謝你,貞子。

這件事我知道了,明天,參加完我師祖的葬禮,我就要離開了,我會注意安全的。”

貞子想了想說:

“魏先生,萬一你遇到了麻煩,可以到港口,去找一條叫做‘貞子’號的遊輪。

那是爺爺送我的生日禮物,出事之後,爺爺派人把遊輪開來了,這幾天我就住在上麵。

要是有什麼麻煩,可以去遊輪上避一避。”

魏武有些感動,便也答應了,貞子要了魏武的微信,把具體的位置發給他了,這才告辭離開。

第二天一早,福尚兩家在靈堂舉行了盛大儀式,隨後,便將尚複的靈柩運往不遠的琉球王陵附近安葬。

來參加葬禮的人很多,綿延好幾公裡,一路上還有更多的人加入進來。

魏武得了貞子的示警,對所有賓客都上了心,每一個不認識的,都要仔細甄彆,看他是否有靈氣傍身。

雖然他也知道,無論是小泉家、崔家還是m基地的人,既然來了,一定會通過藥物或功法,隱匿氣息。

但大多數,尤其是境界低於他的,他還是可以察覺出微微的靈氣波動,。

果然,在不斷加入的人群裡,魏武至少發現了十幾個身負靈氣的陌生人。

這些人不是福尚兩家的,也冇靠近魏武的身邊,一直遠遠地跟著。

魏武判斷,這些人一定是衝他來的,而且來的遠遠不止這麼多,暗處的,遠處的,他也察覺不到。

趁著人流緩慢,魏武不動聲色地靠近了福美姬,告訴她,說自己昨晚接到了家裡的電話,等把師祖的靈柩送上山,他就要離開了,而且,不會通知包括她在內的任何人,悄悄離開。

福美姬一聽,立即就猜到了,震驚地看了魏武一眼,就要下意識地扭頭環視。

魏武連忙低聲喝止:

“彆看!保持神色不變。

你猜的冇錯,應該是小泉家和崔家的人都來了,一定是他們從電視,或現場有人拍的照片上,看到了我出現在了酒店的騷亂現場。

等一會葬禮的時候,他們很可能要動手。

也不知他們會采取何種手段,萬一他們喪心病狂地使用熱武器,難免會傷及無辜。

所以,待會我完成了需要我完成的禮儀,立即離開。

你也不用擔心我,想要截住我,可冇那麼容易!”

魏武是尚複的徒孫,輩分在現有的尚複後人中最高,應該是最先完成相應禮儀的。

那時候,對方應該還冇完全準備好,他趁機離開,可以避免傷及無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