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春繁體小説 >  血修羅 >   第2661章

-

那種奇奇怪怪的招數之間的對接和變化,是葉浪之前無論如何都冇有接觸到的層次。

甚至是都冇有想象過,能夠把件數發揮到這種層次來,果然是千年之前的一位天生劍骨,確實是不同凡響。

葉浪仔仔細細的盯著眼前之人表演著那一套劍法,努力的想要將其記住。

隻不過他越是努力,好像那些招數越是從自己的腦海裡麵消失掉,根本就記不住。

一開始的時候,他還以為是因為對方的劍術太過於變幻無窮,所以自己的大腦冇有辦法完完全全複刻。

但在演示了一段時間之後,葉浪忽然意識到了事情的關鍵所在之處。

就好比對方之前所強調的那些話一樣。

自己如果越是刻意就越是學不好,越是隨意就越是能夠更加輕鬆的學會。

好像那個時候的風前輩,就已經在暗示自己該如何學習,並不是要等到以後,才需要注意。

其實眼前就應該有所準備的。

瞭解到這一點之後,葉浪調整自己的心態,深呼吸一口氣,趕緊把自己的心態給拉平,然後纔開始慢慢的學習。

果然不出他所料變得隨性之後,反而是更加容易的記住了對方的招數。

其實真要說起來,風世隱所表演的那一套劍招,冇有任何固定的套路和章法。

就突出一個字,亂。

此亂非彼亂,所謂亂,就是看情況出招,並冇有一成不變的定式,其實這樣才更加的強。

就如打太極,無招勝有招,有固定的招數,反而會讓對方找到破綻,冇有定式,纔沒有破綻,讓對方避無可避。

連自己都冇有辦法摸清楚規律,對方又怎麼可能找到規律呢?

葉浪明白了這一套劍法的強大之處,自己仍舊隨意的看著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他越是隨意,那一套劍法就越是刻骨銘心,彷彿就在葉浪的腦海裡麵刻下了影子,刻下了痕跡,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忘掉。

轉眼之間就來到了晚上,頭頂已經是一片星空,星星和月亮代替了太陽掛在天空之上。

風世隱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目光落在葉浪的身上,眼中有難以置信也有欣慰。

他冇有想到對方竟然如此輕鬆的就理解了自己所傳授過去的意思,並且還掌握好了其中的精髓。

有如此心性,恐怕將來的成就不會比自己要差!將來一定能夠發揮出毀天滅地的力量來。

風世隱非常激動,冇想到自己行將就木之時,居然還遇到了這麼好的一個接班人。

再看一眼旁邊自己的孫子,哎喲,那才叫一個糟糕,對方根本就冇有理解到精髓,就隻是學到了一些皮毛而已。

笑著搖了搖頭,他也冇有嫌棄,畢竟對方的性格造就了他,不可能從中獲利。

緩緩的睜開眼睛,葉浪的腦海之中已經多出來一套神奇的東西,感覺自己充實了很多。

旁邊的風笑癡又嘰嘰喳喳,道:“爺爺,你這套劍法好像冇什麼大不了的,還不如我自己隨便編造出來的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