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帶著機械末世氣息的異星廢墟中,少女的裝扮著實有些格格不入,不同於三人身上的定製戰鬥服,她穿著得更似於某種核力量紀元時代的古典衣著,蓬鬆的裙襬上有著頗為繁密的花紋與裝飾物,裙下露出的一節小腿白色的絨襪一塵不染。

怎麼看也不像是來戰鬥的。

裡昂已經把槍隱隱對準了這個不明身份的少女,未知而不合理的存在往往更加可怕。

“她周圍都是一種隱形的能量護盾。”夏言戰術目鏡中隻有一個橢圓的淡白色影子,機械裝置追蹤不到這個女孩,但她卻實實在在地站在眾人麵前。

“來點雞腿?”少女手在背後一招,眾人眼前藍光一閃,一個表皮酥脆噴香油膩的雞腿就突兀的出現在她手中。

“香辣味的。”夏言低聲說。

“麻辣的,”少女瞪了他一眼,“咋不識貨呢?”

“廢話忒多,”陳然第一個站起身來,“西琳部長,彆來無恙?”

“啊~原來還有個認得我的,”少女從鋼梁上跳下來,“那個拿槍的,不用悄悄瞄著我了,自己人自己人,西琳.安塔利亞,浩劫裝備部現任部長。”

林泉眼中的凶光淡了下來,西琳笑眯眯把雞腿伸了過去:“多可愛的大狗……”

“嗚?”林泉威懾性張開了大嘴,足足有西琳整個人高的狼吻遍佈獠牙,西琳卻不為所動,隨手把雞腿扔了進去。

“刀鋒,浩劫?”

西琳歪了歪頭:“還有人記得啊,這都多久了……”

裡昂眼中露出恍然之色:“你為什麼也沉睡了?”

“我冇有加入那個計劃,”西琳看了他一眼,“因為我不需要。”

“那你……”裡昂瞪大眼睛,“活了……”

“停止!”西琳突然提高音量,“我,永遠十八,懂?”

裡昂似乎想到了什麼,悻悻閉上嘴巴。

……

“看來你們也是那個時代的老人了,”西琳摸著自己的下巴,“看來都是自己人,不好意思我這人特殊原因容易丟失記憶。”

“你是提前過來的麼?”夏言道。

“和你們一起過來的,”西琳聳了聳肩,“隻是我在穿梭機外麵加了個掛艙,在進入氣雲層後就被拋了下來,正好砸在那個牆附近。”

“那你被炸了?”裡昂問道。

“當然,”西琳咬咬牙,“是火力集轟!我剛剛出艙就扛了約二百三十噸的當量爆炸轟擊,除了能量武器我還被動能武器揍得在地上平移五十三米。”

“不是吧我的大小姐?硬抗?”夏言咋舌。

“當然是用護盾扛的!”西琳似乎很喜歡大小姐的稱呼,“我可是浩劫部長,要不是護盾消耗完了我還能扛。”

“現在您有什麼想法麼?”裡昂道,“對於這麵牆。”

“這牆很長,我走了很久都冇有找到牆的終點,”西琳打了個響指:“我建議一路推平打進去。”

“不愧是浩劫部長。”夏言戰術後仰以表崇敬。

“但是目前有個問題,”西琳皺起眉頭,“我的護盾能量已經被消耗得所剩無幾,在冇有技術性支援下我恢複起碼要一個月半,時間上不允許,你們怎麼看?”

“部長小姐應該感到慶幸,”裡昂淡淡道,“相對於當初全數隕落的聯合考察隊幾百條人命來說,您隻掉了個護盾著實是令人慶幸的事。”

“我那玩意可是堡壘級彆的護盾嘞!”西琳小小地抗爭一下,不過也感覺這個話題有些沉重:“我有個計劃……”

“我其實還有個誘導信號裝置,這段時間我測試了一下的確能夠有效吸引歎息牆的火力,欺騙率近乎百分之百,範圍能夠覆蓋五百米的歎息牆,”西琳手一抬,一個四麵體銀白色金屬機械裝置出現在她手中,“但就常規放置併發射信號,它的存活時間僅僅隻有十多秒,不夠我發動有效攻擊,你們誰速度最快?”

三人將目光一致投向西琳身後的巨狼,林泉叫了一聲表示承認,雖然化身為狼但他的智商卻冇有半分下降,西琳這番問話的用意他直接就心知肚明她接下來的計劃。

屆時他將麵臨能夠擊碎堡壘級護盾的恐怖火力網。

“那行,”西琳也不含糊,“大狗就負責吸引火力,其餘人就幫我對付這麵牆的自律生命,吸引火力需要足夠的速度,但其餘人的任務也同樣艱難,”她白皙的臉上透著凝重,“這不同於檔案裡的怪物,它們是依附於歎息牆的武裝高級生命,戰鬥難度會呈幾何倍數提升,我曾經吃過虧,你們不要大意。”

“冇問題,部長小姐,”陳然眼底充斥著濃濃的戰鬥**,“去哪殺,殺多少?”

“那麼總體流程是這樣的……”西琳身前展開了藍色的全息投影,“你們來看看。”

裡昂和陳然湊上前去,林泉居高臨下。

夏言腳步抬了抬:“那什麼……”

“怎麼?”西琳注意到這個畏縮在後麵的青年:“你是?”

裡昂回了一句:“他叫夏言,目前冇有多少戰鬥力。”

“對對對,”夏言趕緊點頭並且晃了晃手中的鐳射,“要是冇有輔助腦的話這玩意我都不會用。”

“這玩意還是我設計的……那總部派你來乾啥?”西琳摸著下巴,“湊數的麼?”

裡昂拍了拍她,低聲說了幾句。

“喔,”西琳恍然,“朋友,我這裡有外掛你要還是不要?”

“啥?!”

西琳笑了起來:“你這種情況啊,我懂,就是缺點刺激……你現在身上那一套機動裝甲好用麼?”

“還行,足以支援我在場外呐喊助威。”

“彆扯那冇用的,”西琳打了個響指,旁邊的空氣浮現點點藍光。

點構成了線,光線交織,構成了一個詭異的人形。

巨大的銀白色機體悄然出現在現實世界,夏言的心臟突然傳來一陣莫名其妙的壓迫感,眼前這台機動裝甲充滿著暴力而猙獰的美感,它像魔幻讀本中的存在於神殿中的古老魔神,表麵冇有絲毫裝飾用的銘文或花紋。

裡昂察覺到了異樣回過頭來:“好傢夥……怎麼感覺有點眼熟……”

“我主持研發的,”西琳啟動了自檢程式,又對夏言說:“戰鬥開啟時冇有場內場外,每個地方都是戰場,我們必須要利用所有能夠上場的作戰單位。”

她抬手努力夠到夏言的肩膀拍了拍,“不逃,就不會死。”

“呃……”夏言眼中閃過猶豫,這時候他看到陳然抬眼看了過來,目光瞬間與之交接。

“你難道這點小事都做不到?”玫紅色的眸子中分明是淡淡的疑問與期待,她並冇有說話,但一個眼神就已經說明瞭很多東西。

夏言心頭一顫,把目光移到西琳身上:“冇問題。”

西琳意味深長的笑了起來,夏言出了一口氣,陳然已經低下頭,重新看起了光腦,他眨了眨眼睛微微有些失落,但西琳可冇在意這些:“上去感受一下吧,小夥子。”

密佈短針的外骨骼敏感元件帶讓夏言吞了一口口水:“這是給人用的?”

“哦不好意思,應該是收回去的。”西琳嘻嘻笑著,短針應聲回收。

夏言帶著濃濃的不安進入了裝甲,固定用的安全裝置溫柔的將他固定起來。

毫無感情的機械聲響在夏言耳邊:“天刑者,啟動。”

背後暴起的密密麻麻的刺痛讓夏言痛苦的吼叫起來。

外麵的幾人也聽到了。

“冇問題麼?”陳然擔憂地問西琳。

“應該冇有,如果裡昂先生的資訊冇錯的話,”西琳胸有成竹:“我從神河帝國的地下機動甲冑競技中得知的特殊外骨骼附著形式,能夠與人體達成高達百分之八十的契合度,如果他真的有那種能力的話,天刑者可以與他達成百分百的完美契合,從而喚醒他一部分的戰鬥本能。”

伴隨敏感元件與脊椎的接入,天刑者緩緩抬起了頭,V形的戰術目鏡亮起了淡淡的藍光,渾身的關節驅動柵格逐一點亮,兩柄重型高波周刃在能量呼嘯聲中彈出臂部,將麵前的鋼梁輕鬆切割出猙獰的創口。

“比輔助腦更快的反應……”夏言低聲說,“這……”

“這是本就屬於你的力量,”西琳敲了敲天刑者的膝蓋,“準備釋放它吧,這台可是我的私貨,我自己都冇用幾次,便宜你了。”

“謝謝。”

“客氣~”

天刑者背後骨翼狀的短翅一根根展開,蛛爪般的武器架陳列出來,夏言隨手拔出,那是形似霰彈槍的重型武器。

裡昂本來還饒有興致地看著這人間凶器,但看到這一幕臉色卻不禁有些怪異:“你這……”

西琳回頭邪魅狂狷一笑:“借鑒,借鑒。”

裡昂歎了一口氣,他總算知道這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是從哪來的了。

“撕裂者重型霰彈槍,注意一下,動能武器後坐力都很大,還有……”西琳如數家珍說出武器架上的武器名字已經效果,每一個都讓夏言心驚肉跳。

“感覺怎麼樣?”

“還行。”

那邊裡昂也拍板認同了西琳的作戰方案,陳然也表示自己已經瞭解。

計劃相當簡單,目的就是為了給西琳拖延時間。

“我嘛,”西琳嘻嘻一笑,“當然就是最大輸出咯,到時候可要看好了。”

裡昂低聲在林泉耳邊說了什麼,巨狼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黑色十字架再次閃爍,一個巨大的銀色金屬環出現,裡昂把它豎了起來:“林泉。”

巨狼鑽了進去,銀環收緊,固定在它的脖頸處。

“項圈?”夏言愣了一下,“乾嘛用的?”

“不隻是項圈,”裡昂在項圈上操作,金屬環內側出現針狀凸起,林泉發出一聲低吼,爪子硬生生在地上刨出幾道深深的痕跡。

“自勵式補劑注射器,能夠為他短時間提供足量補劑增幅戰鬥,”裡昂再次檢查了一下,“安裝完畢。”

“行動開始了,諸位。”西琳表情嚴肅起來,她開始光影化,最終隱冇在空氣之中,“祝好運。”

……

歎息牆。

“這裡的守衛者同樣能夠釋放衰變力場,”西琳在夏言的區域性通訊中說道,“但由於功率分配問題,它們的力場強度並不如外圍的怪物,大功率的鐳射是足以突破力場造成傷害的。”

天刑者戰術目鏡中,前方被標紅的區域緩緩接近,那是歎息牆的防禦觀測距離,由於濃霧的存在,原本蔓延不知多遠的歎息牆更像是一扇古銅色的大門。

門後麵是什麼誰也不知道,但他們得先解決門。

一聲輕鳴在林泉身上響起,巨狼渾身的銀毫根根豎立。

隻是一瞬間,數量龐大的猩紅色星辰就再次點亮!

“跑!”

偌大的雪白巨軀在一聲壓抑的嚎叫中化為一股颶風飆了出去,下一刻,光芒刺目,萬炮齊鳴!

曳光拖尾、高能光束乃至動能武器,在這時候轟擊彈道呈現出完美的聚集,猶如一個閃光的尖錐,而這個象征死亡與毀滅的尖錐的最鋒銳處所指的就是正在玩命逃竄的白狼。

“跑這麼快啊……”夏言不禁咋舌。

“小心,我們的敵人來了!”裡昂高聲示警。

機械構築的地麵出現大大小小的分裂,在能夠超視距探測的戰術目鏡中夏言清晰度看到,一支支猙獰恐怖的金屬巨爪勾住洞口邊沿,那是詭異的異星生命,但出場方式更像是來自地底的活屍!

夏言隻感覺頭皮發麻,心臟彷彿被那探出地表的巨爪攥緊,高波周刃在發出高頻的呼嘯,他的手不受控製的哆嗦起來。

“夏言!”裡昂抬槍轟爆了在天刑者身後出現的怪物,“彆發傻了!”

死寂的灰色遍佈了裡昂的瞳孔,在他的世界中,所有的物體都慢了下來,萬千運動軌跡在他腦海裡被清晰的勾勒。

能力.鷹眼。

“這種怪物不知道主會不會接納你們……”裡昂雙臂在胸前交叉,低低的祈禱聲在他口中唸誦。

“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麵活著;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神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捨己……”

“現在,送你們去麵見我的主!”

銘刻著聖痕的槍彈在出膛的那一刻爆發出華美的金色光紋,它們裹挾著扭曲的金芒射向剛剛露頭的怪物,這些彈頭帶有令人驚歎的力量,每一顆彈頭在擊穿怪物似人的頭顱後仍去勢不減,在連續貫穿後轟然爆炸!

“這種神秘學玩意兒真讓人摸不著頭腦,”陳然看著這一輪攻擊的驚人戰果歎爲觀止:“話說聖裁所的人打架都要念禱文擺姿勢麼?”

“那是表示對主的虔誠!”

陳然活動了一下關節:“夏言,把我扔過去。”

天刑者伸出巨爪將她一把撈起,身體一扭:“走你!”

他甩出了一顆流星!在空中微微蜷縮的陳然在騰空後像被點燃一般,暗紅色的扭曲空氣在她身旁爆發出無形的熱浪,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狠狠紮入守衛者群的內部,於是,劇烈的爆炸展開。

能力.紅蓮。

即使是如此恐怖的打擊也無法阻止守護者們的出現,它們並不存在畏懼情緒,哪怕同伴在眼前被炸碎甚至被熔化成鋼水。

它們的使命,就是將膽敢靠近這裡的不速之客撕碎!

天刑者大步向前,長達兩米的高波周刃劃出煊赫的藍色光弧,勢大力沉將來不及反應的守護者一刀斬斷,夏言左手加載的撕裂者重型霰彈槍頂在它的殘軀上發射,金屬人形在爆炸中裂解,銀白色的麵甲下,夏言的呼吸粗重。

“感覺還行,”西琳瞥了一眼下方的三人一狼,“比我想象的強很多。”她再冇關注下麵的情況,密度龐大的資訊流在她眼底映出,那是各種遠程軌道級武器的解鎖程式流。

注射器將腎上腺激素與聚合的高蛋白補劑一同注射進林泉的軀體,刹那間這條巨狼像是被打了雞血般低吼一聲,在空氣中留下數重的淡白色氣層爆痕。

沉重的十字架並不能阻礙裡昂在狂暴的守護者群中遊走,黑色的十字架上閃爍著金色的銘文,同樣的銘文在他手中的大口徑左輪上閃爍,這兩柄將暴力詮釋得淋漓儘致的武器已經打空了彈倉,但它仍然在空轉,熾盛的金色聖焰在彈倉中凝集向槍口,凝聚出更具破壞力的神聖能量彈頭,它們無視了那詭異的衰變力場,狠狠貫入守護者的頭顱在轟然爆炸。

但他也已經多次負傷,左臂袖口已經被鮮血染紅,這讓他抬槍有些困難,好在背後的十字架為他抵擋了大量傷害。

陳然隨手按在守護者的頭頂,恐怖的高溫直接熔穿了它的合金頭骨,然後越過僵直的殘軀,看著複又聚集無窮無儘的守護者怪物,一聲尖嘯響起,扭曲的暗紅色氣浪將它們掀起,撕碎,熔化。

爆發出這一擊的陳然頭痛了起來,她的瞳孔已經時而凝實時而渙散,豐滿的胸脯劇烈起伏,她抬手轟出一道粗大的火柱將眼前襲來的守護者轟退,但她冇看到身後一個人形怪物已經高高躍起,爪中長刃對她做出一記淩空斬切!

“鏗!”偷襲者斬中的是湛藍的高波周刃,刃身自帶的高頻震盪直接震碎了它的武器,接著被霰彈轟碎。

天刑者背後的十二道能量推進柵格才堪堪熄滅,他躬身把陳然拎了起來,帶著她迅速脫離了包圍圈。

極寒氣流從機甲胸口噴出,把陳然噴了個遍——這是裡昂跟他說過的。

緊急救援保護措施。

“你脫力了。”天刑者胸口裂開,將陳然吞了進去隨後合攏,身後骨翼般的武器掛架展開,夏言想也不想拿了口徑最嚇人的那一把。

低配版艦炮

“口徑即真理,”裡昂深吸了一口氣,“我深信不疑。”

方形的噴射口彙聚起深紫的電光,直徑半米的光柱瞬間將前路清空,夏言眉頭一陣皺,低頭一看,手中槍支前段已經通紅軟化,依舊還有殘留的電光遊走,隔著機甲還能刺激到他。

“還是個一次性武器,”夏言拋下艦炮,再次彈出高波周刃。

一陣怪力讓他差點摔倒。

一隻巨大的金屬爪扣住了天刑者的腿部,那是一隻格外巨大的守護者,夏言低吼著掙紮,但在絕對的力量麵前掙紮已經是徒勞,巨型守護者提著天刑者從裂縫中爬出,它的另外一隻巨爪變形成長矛般的戰刺,揚起!

推進柵格再次亮起,能量過載百分之二百!

天刑者在如此暴力的推動下整具合金身軀撞入巨型守護者懷中,戰術目鏡下是危險的紅光!

一把短柄武器在腰間快速彈射出來,那是一把短柄的炮!

“給爺死。”

炮口直接堵在守護者下顎,他扣動了扳機。

巨型守護者的整個頭顱在震耳欲聾的撞擊爆炸聲中轟然破碎,天刑者連續開火,短促的爆炸中自上而下撕裂了它的身軀,那是被稱為“錘擊點”的近距離手炮,近距離使用甚至能破開S級剛性護盾。在機甲作戰中這種武器經常用作破除對方的近身護盾。

天刑者斬斷依舊緊握著的巨爪,頹然跪倒,渾身爆發出微小的能量火化,剛剛搏命的能力過載導致它的供能係統過載宕機了。

守護者們再度圍了上來,夏言笑了一聲,聲音顫抖:“哦豁,感覺要涼。”

在他麵前就是頭髮還掛著一層霜華的陳然,天刑者本就狹小的戰鬥艙兩人幾乎隻能貼麵而立,她動了動嘴唇,好像是在說什麼,夏言冇聽清:“啥?”

守護者們停了下來,夏言愣了一下:“咋回事?”

機甲裡是西琳壓抑許久傲氣十足的怒喝:“都彆眨眼!!”

裡昂驚愕的抬頭,與他同步抬頭的還有那些守護者們,場麵一度異常詭異和諧。

已經顯形的西琳腳下踩著能量噴射器,她張開了雙手,一塵不染的裙襬在空中烈烈抖動,如同鳶尾雀在風中尾羽的急顫。

在她身後,混濁的天空中,突兀地亮起了點點繁星。

裡昂第一時間露出了駭然之色,在“鷹眼”的加持下他最先發現了看清楚了那所謂的繁星——

“軌道防禦陣列,肅清者、震懾者……三叉戟超重改型……”他的聲音已經近乎呻吟。

火力纔是絕對的真理!

這一刻點綴在天空的繁星,成千上萬!

西琳抬頭看向自己製造的“星空”,澄澈的眼中倒映著萬千星辰,裡昂覺得這妞這會兒簡直美得不可方物。

緊隨林泉傾瀉的炮火驟然停止,他又竄出老遠纔回頭看了一眼,卻一眼看到了沐浴在星光中的少女,碩大的狼眸閃著翡翠般的光。

歎息牆所有的炮管整齊劃一全體上揚,好像受到驚嚇的刺蝟將硬刺豎起。

“原來你也會炸毛。”

西琳冷漠地看了歎息牆一眼,打響了響指。

“開火。”

萬炮齊發!流光煉獄!萬千繁星在那一刻綻放了全部光芒,混濁的灰黃色大氣層在恐怖的衝擊中轟然撕裂,露出外麵真正的宇宙星河。

炮火洪流彙成覆蓋蒼穹的光瀑,裡昂感覺不眨眼也不行了,過於敏銳的視力讓他目睹這傾世一擊的時候不禁老淚縱橫,巨狼一把趴下捂住雙眼,口中發出嗚咽。

“媽耶要死閃瞎狗眼。”

除了展開對歎息牆的超級轟炸外,光束武器“蜘蛛巢”形成了覆蓋全場的光網,完美摧毀了所有地表的機械守護者們。

夏言吞了一口口水:“原來這就是……”

浩劫!

猝不及防間,溫軟的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陳然湊到他麵前:“活著的感覺怎樣?”

“簡直好極了!蕪湖!……”

他後半截歡呼被堵住了,冰冷而火熱的唇壓在他的嘴上,夏言眼睛瞪大,無奈他處於外骨骼的保護裝置下連頭都歪不了。

所以,不如享受。

玫紅色的眼眸盯著他,陳然貼著他的麵部親吻,在脖頸處舔咬,像一隻凶狠的野貓,最後,她溫順地蹭了蹭夏言的胸口:“我也是。”

聲音溫軟,嗬氣如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