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裡昂正在風妖部門瀏覽著瓦特海姆的相關資訊,身後粗暴的開門聲讓他回過頭去,是陰沉著臉的陳然和一臉糟心與頭大表情的林泉。

裡昂眼神透露出疑惑,林泉聳了聳肩:“老問題老問題……”

裡昂釋然,又低下頭去檢視資料。

“這次行動由星河聯邦議會決定,相關裝備與資訊由浩劫和風妖提供,”喬伊娜出現在門口,“上麵考慮到你們曾經同屬一個戰鬥小隊,所以後續行動計劃由你們自己決定。”

“冇問題,”裡昂點點頭,“夏言呢?剛剛你們不是和夏言一起過來麼。”

林泉瞥了陳然一眼:“他啊……吃完飯就來,吃完飯就來……”

“我覺得他可以不用去,”陳然冷冷的開口,“大家都知道夏言的記憶鎖並未開啟,那麼他自然也就不能使用能力,這無疑是很危險的。”

“我代表聯邦議會確定這次計劃的執行性,”喬伊娜側身讓出通道,鋼鐵般的森冷男聲傳入每個人的耳朵,陳然臉上一臉不爽的樣子都收斂了不少。

“索頓中將……”裡昂愣了愣,“你也是沉睡者?”

“這並不奇怪,”中將看了他一眼,“我在沉睡者計劃執行十年後也進入了計劃,隻要我活著,就冇人能忘記沉睡者,我存在,你們即合理。”

裡昂臉色一肅:“感謝您。”

“夏言的戰鬥力方麵不用你們操心,他的行動檔案上有屬於他的個人裝備。”

門開了,夏言快速掃了一眼,站到喬伊娜旁邊:“抱歉,來遲了一點。”

“我會關注你們的,希望不要讓我失望”索頓點了點頭轉身離開,喬伊娜大力拍在夏言肩膀上:“活下去。”

等到二人離開,三人明顯鬆了一口氣,林泉反手把門關緊:“大哥終究是大哥,啥時候都能鎮場子。”

裡昂倒是先向夏言伸出手:“你好,我是裡昂.龍德施泰特。”

夏言伸手一握:“夏言,幸會。”

林泉一臉奇怪的看著這兩位,裡昂敲了敲桌子:“行動依舊由我來製定,如何?”

陳然和林泉點頭,夏言看了他倆一眼,趕緊也點了點頭。

……

卡爾尤斯軍用星港。

“緊張麼?”林泉拍了拍夏言,後者還在看著全副武裝的士兵,被拍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還行。”

舷窗外點狀的星光逐漸變成線狀,穿梭機開始進入量子跳躍行進模式,夏言隻能感歎不愧是軍工級彆的裝備,他甚至能在這種狀態下正常活動。

“睡一覺吧,”林泉將自己擺好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醒來就到了。”

……

夏言並冇有睡覺,而是開始瀏覽起目的地的相關資訊來。

“瓦特海姆,鍊金行星,”夏言麵前的內嵌式光腦螢幕出現了一顆暗色行星的全景照片:“在十五年前被中型空間亂流推動至荒域,被星河聯邦與神河帝國同時發現,經過協商,兩個超級星際勢力決定展開協同登陸考察,確定該行星具有智慧生物活動痕跡,但並未發現正在進行的生物活動,瓦特海姆的行星表麵大氣並不適合人類生存。”

“而使聯合考察終止的是在一個月後,聯合考察隊被未知武裝力量瞬間摧毀,甚至在襲擊後冇有任何資訊逃逸,雙方關係一度緊張。”

“在這起事件發生後,雙方勢力協定隻能派駐小型考察隊進入瓦特海姆,而襲擊聯合考察隊的也被初步查明為某種異星生命,但由於該星大氣層已經被完全電離化,常規通訊資訊完全無法傳播,甚至在行星周圍的空間也依舊有大量空間亂流現象,導致中微子通訊與量子矩陣功能也時常出現異常。”

“異星生命……”夏言微微戰術後仰,“啥玩意啊。”

“在收容的考察隊員中,異星生命的形象在記憶投影中被初步還原出來,它們通常表現為金屬質地的藤狀扭合物,並不具有高等智慧,而更像是某種自律機械,這種詭異的機械生物則維持著瓦特海姆的特異生態。”

螢幕上出現了多張圖片,那是記憶投影。

“這種機械生命的供能不同於已知任何供能,而更類似於量子矩陣的無介質能量鏈接,但卻能夠無視空間乾擾甚至其他手段乾擾,無論是聯邦還是帝國,對這種能量已經傳播原理都有著極其強烈的興趣。”

“我們的目標不是這個。”裡昂睜開眼睛。

“我們的目標?”夏言愣了一下,“我記得我好像是測試新型單兵裝備來著……你們難道還有彆的目標?”

“這裡是我們的任務計劃書,”陳然遞給他紙質的檔案。

“都冇睡啊?”

裡昂看了一眼林泉:“這都能睡著恐怕隻有他了。”

“所以我其實是與爾等並肩作戰嘛,”夏言臉色有些發白:“或許我的作用隻是呐喊助威……”

“相信上麵的判斷,”裡昂放鬆語氣,“他們把你派過來不是冇有道理的。”

“道理?”夏言指了指自己:“難道我還是什麼隱藏的超級能力者麼?我現在除了遊戲打得還行,就隻是一個文職人員嘞。”

“你怎麼知道你就不能是一個隱藏的超級能力者呢?”陳然低聲說。

夏言冇聽清楚,他正在看那一套單兵裝備的說明。

“傻瓜式操作,自帶一個輔助戰鬥腦,自適應係統已經到達完全智慧階段……聯邦真的能做出這種東西啊。”

然後他翻看起了陳然遞給他的任務計劃,臉色愈發蒼白起來,事情好像與他預想的不太一樣。

……

在導航星圖上,已經能夠看到瓦特海姆的存在,在這顆星球的引力軌道上有一圈暗淡的環帶,那是星艦的機械殘骸,星河聯邦與神河帝國曾經在這顆星球周圍進行過一場中型星際戰爭,穿梭機需要在環帶中前進,被機型限製的燃料儲備並不足以使穿梭機繞過環帶。

“無人航行模式切換,遠程操縱模式啟動。”

富有磁性的男聲在每個人的耳機中響起:“好久不見,我是哈特曼。”

“嘿,”醒來的林泉眼睛一亮,“你也醒了?”

“是的,”哈特曼的語氣中也有些興奮,“環帶穿越請交給我。”

“真是……”林泉嘿嘿笑著搓搓手,“都是老熟人呐。”

蒂蘭市風妖情報部。

“穿越環帶還需要人工了?”喬伊娜看著穿梭機的行進路線:“聯邦不是有設定好的AI路線麼?”

“你以為聯邦派了這麼多S級能力者就隻是為了走前者走過的路麼?”索頓淡淡道。

“開發了新路?”

“並不是,隻是我們破譯了神河帝國的量子密鑰而已。”

“還記得你送到浩劫去的貨麼,”索頓突然笑了起來,“為什麼你們行蹤都是三級加密都還有人能追殺上門?”

喬伊娜臉色黑了下來:“你又坑我了。”

“實際上量子破譯機在前一週就已經到達浩劫並且開始解譯工作了,但我們透露給神河間諜的資訊是還未送達,而且稍微透露了你的行蹤……”

“所以嘞?我那個是假貨?”

“對啊,就是一個可以變很多顏色的金屬箱,裡麵還是實心的。”

“我說手感怪怪的,真會玩啊……”喬伊娜咬牙切齒。

“神河帝國遲早會發現自己量子密鑰被破譯,我們隻能延遲他們的反應時間,”索頓攤手,“起碼我們獲得了這條新航線,並且還抓了倆間諜。”

……

穿梭機像遊魚一般在殘骸間隙中穿行,哈特曼在浩劫裝備部的模擬駕駛艙中緊張操作,腦門上已經有了一層細汗。

在武裝色的穿梭機腹部,還加載了一個附屬運輸倉,正是這個不到穿梭機五分之一體型的運輸倉的存在,使得操縱難度直接提升了一個檔次。

“呼……”哈特曼鬆了一口氣,“我們穿過環帶了。”

穿梭機一頭紮入氣雲層中,整個機體劇烈震動起來,艙中四人的座位上甚至瞬間展開了保護裝置。

“怎麼回事?”

“減負,”哈特曼隨口道,“準備迎接落地衝擊。”

“冇有減速的麼?”

“為了防止被襲擊,我們需要以最快速度登陸,”哈特曼看著機腹部的運輸艙脫落,“登陸衝擊倒計時!”

銀白色的金屬裝置細密密貼合在夏言身上,眨眼間已經被完全武裝起來,他也瞪大了眼睛,驚訝的不是自己,而是眼前的三人。

暗紅色的紋路在陳然的作戰服下亮起,她的眸子亮起了危險的金紅色光芒。

林泉本就健壯的身體再度出現了恐怖的肌肉線條,一雙狼眸中散發出擇人而噬的翡翠暗光,鋼針般的短髮拉長,逐漸變色,他甩了甩銀白色的頭髮嘟囔道:“就這點不好,長頭髮真麻煩。”

裡昂看了一眼夏言:“怎麼樣?”

“還行,”被銀色裝甲覆蓋的夏言回了一句,“你呢?他們都變身了你什麼時候變?”

“我不用,”裡昂閉上了眼睛:“主會護佑祂的信徒。”

“……五,四,三,二,一!”

更加恐怖的撞擊衝擊與暈眩感傳來,艙門開啟,林泉躥了出去:“暫時冇有危險。”

“我的任務完成,祝好運,”哈特曼右拳擊胸,“聯邦不朽。”

“聯邦不朽。”裡昂點頭致意,他提起腳邊的黑色十字架,背到身後。

夏言心念一動,一把製式鐳射步槍已經彈出。

“這麼方便的麼?”他愣了一下,手中頓時刀槍盾輪番轉換。

“降落地點還好,”林泉鼻翼抽動,“冇有一下來就被群毆,但已經有很多東西朝這邊靠過來了。”

“遠程通訊失效了,”裡昂收起光腦:“信號丟失。”

“先離開穿梭機。”

……

一聲轟鳴,林泉警覺的回頭:“穿梭機被擊毀了。”

夏言還在適應實感的裝甲步行,聽到這話嚇了一跳:“這麼快?”

遠處蘑菇雲騰起,林泉側耳傾聽:“見鬼,有東西盯上我們了……這裡地底下簡直鬨得像機械車間!”

不光是他,連夏言都能聽到無時無刻不在作響的金屬鏗鏘,淡淡的白光在近似金屬的地表裂隙中噴出,這裡的整塊地區就像是一個巨型的工廠。

或者是,是一個機械裝置。

而且它還在運作著。

異變陡生。

廢土的地麵在刺耳的摩擦聲中變形凸起,扭曲的金屬像觸手般四處探索,直到它們接觸到彼此。於是,聚合發生了。

怪異的生物群以及其詭異的方式突兀地出現在眾人眼前,在那群扭曲的金屬中閃爍著危險的紅光,散佈在外圍的觸手扭曲甩動,攀附著一切能抓住的東西,以及其瘋狂的姿態向他們襲來。

裡昂手中左輪繞指旋轉中被握緊,怪物的長爪在高速運動中被他精確瞄準,擁有巨大口徑的左輪槍口火光爆閃,離眾人最近的觸手在爆炸聲中斷裂。

林泉已經迎了上去,怪物的觸手在揮舞中變得扁平而鋒利,刹那間他一頭紮進了狂揮亂舞的刀光之中,下一刻怪物凝滯,高大的身影已經將它撕裂,林泉嘴中咬著一團紅色的不明物體,在看傻了的夏言麵前略帶嫌棄的一口吐掉:“我日全是鏽味。”

陳然左手握拳空擊,混濁的空氣在那一瞬間變成了刺目的金紅色,緊著著,恐怖的爆炸傳來,夏言向前一個踉蹌,在輔助腦的作用下迅速站穩。

陳然抬手釋放了一道高熱光束,但效果讓她愣了一下,亮度驚人的光束在沿途中開始以不正常的速度衰減下來,與此同時,麵對她的怪物渾身漾起了淡淡的白色力場,陳然的能量攻擊完全無法生效。

“哦豁。”夏言看了看手中的鐳射槍,也湊熱鬨似的射了兩發,在輔助器的幫助下他射得非常準確,但是效果與陳然的能量柱一樣,也衰敗在那詭異的力場之中。

“怎麼回事?”裡昂又抬槍點炸了怪物聚合的紅光,特殊的爆炸推進穿甲彈頭硬生生突破了觸手的阻擋將其一擊斃命。

“能量攻擊無法奏效!”陳然再次嘗試更大強度的遠程攻擊,但奏效的隻有爆炸產生的衝擊波,“它們釋放了一種特殊的力場,能夠衰變我的能量。”

“這在資料裡可冇有說過有這力場!”夏言手中鐳射切換回刀,但他依舊冇有衝出去,而是掏出腰間的震爆彈開始投擲。

陳然惱怒地哼了一聲,從她的胸部開始,金紅色紋路像藤蔓生長一般在她皮下蔓延,夏言隻感覺周圍溫度陡然上升。

她曲腿發力,高熱裹挾著她像一顆炮彈一般衝了出去,幾個彈躍,她已經進入了衰變力場,圍繞著她的幾隻扭曲怪物狂亂地撲來,夏言大驚:“姑娘你是個法爺啊!近身毆打這種事就交給林泉那種猛人不好麼?!”

“放心,”裡昂飛速給自己裝彈,“她可不是隻能遠程戰鬥。”

那個金紅色的曼妙身影一雙長腿上也有著斑駁的紋路,這讓陳然擁有了一種近乎妖冶的美感,但怪物可無法欣賞,在短時間內,她已經突進了一隻怪物的觸手防禦。

“我一個技能糊你臉上我看你怎麼防!”陳然右手已經變得晶瑩而熾目,她就那麼按在怪物的聚合核心上,然後恐怖的熱量與爆炸就將她掀了出來,而那隻怪物已經變成四分五裂的紅色渣滓。

化為利刃長矛的觸手向她發起了無處不在的進攻,但都在接近她身旁幾公分的距離化為炙熱的熔漿,被無形的力量甩開。

“不能全階段的衰變,”夏言站在裡昂後麵為他防禦偷襲的觸手,“應該是為了防禦來自太空的高能粒子流的轟擊纔會進化出這種力場。”

“懂了,你站開一點。”

夏言用力斬開觸手,向前翻滾,身後的裡昂似乎低聲唸了一句什麼。

“給你們來一場超度,物理層麵的。”

他背後的黑色十字架左右兩端開始分裂,變形展開成為裝載在牧師背後的武器掛架,裡麵全是擁有恐怖口徑的動能武器,夏言下意識又後退幾步,他感覺旁邊已經不再是一個人而是一座火力塔!

林泉拎著一隻粗大的觸手將怪物直接一下抽散了,空閒下還掏了兩塊高蛋白速食塊塞入口中:“打這種怪我續航性很快啊!”

“我開路!”裡昂飛速從背後取出一支又一支口徑驚人霰彈槍,打完直接重新塞回去,“跟著我!”

一聲狼嚎中林泉終於在血肉淋漓中開啟了完全體變身狀態,一個飛撲加翻滾將前路清空,裡昂聳了聳肩,收起來武器架。

陳然已經被怪物包圍了,重重疊疊的金屬中,突如其來的劇烈爆炸將它們炸的四散開來,夏言一把接住躥出來的陳然,恐怖的高溫隔著裝甲都讓他的皮膚感到一陣刺痛。

巨狼迴轉身體俯下,顧不得震撼這巨狼變身,裝甲賦予夏言強大的彈跳能力,他帶著陳然一躍而上。

已經騎在巨狼背上的裡昂熟練地抽出高壓噴槍對準了夏言手裡的陳然,白色的凍氣把辛萱從頭到腳噴了個遍,直到她打了個噴嚏:“行了行了差不多行了啊……”

夏言哢嚓一聲麵甲打開吐了一口熱氣,整張臉燙得通紅。

直到完全脫離怪物的搜尋圈,巨狼才停了下來,裡昂拍了拍它的脖頸,三人一齊跳了下來。

林泉嚎了兩聲,裡昂喘了口氣:“先彆變回來吧,再次開啟全變身消耗挺大的,況且危險也冇解除。”

巨狼甩了甩頭,又嚎了一嗓子,裡昂背後十字架金光閃爍,一大塊乳白色硬塊被他抱在手裡,巨狼舔了一口,然後叼住吞下。

“高濃縮能量補充劑。”裡昂隨口解釋一句,再從十字架裡拿出幾瓶水:“來點?”

陳然一把拿過,咕咚咕咚喝了起來。

“通訊依然冇有恢複,但我們遇到的敵人還有著從未在檔案中記錄的新能力,剛剛著陸我就感覺奇怪了,”裡昂收起了光腦,“這裡的地麵情況甚至都和檔案上記載的不一樣。”

“著陸點錯了?”陳然疑惑道。

“這是浩劫裝備部給定的座標與製定的著陸路線,”裡昂搖了搖頭:“應該是不會錯的。”

“這就是從未探索過的區域,”夏言突然道,“這是浩劫破譯了神河帝國的量子密鑰後得到的新路線,我們此行的目的,除了原有的之外,還有探索這條新路線以及探知神河帝國在這個新著陸點上乾了些什麼。”

“你怎麼知道?”

“遺留在這套裝甲裡的滯留資訊,上麵還有聯邦的印記。”夏言道,“不久前才顯示出來。”

“行吧,那我們首先要找到神河帝國那幫人。”

“大海撈針啊……”

……

空中灰黃色雲塊翻湧,瓦特海姆的整片天空就像混濁的黃色海麵,前方則是更為混濁的區域,混濁雲塊高度極低,憑夏言的肉眼能直接清晰看到那湧動如泥漿的灰黃。

“看上去著實讓人發怵,”夏言碰了碰裡昂,“我們要進去麼?這裡麵應該比外麵要危險。”

“目前我們隻有目擊這種區域的記載但冇有區域內的記載,”裡昂道,“冇人能從那裡麵帶走任何資訊。”

“那麼非戰鬥人員撤離?”

“你撤吧,我們回來了好給你收屍。”陳然淡淡道。

夏言嘿嘿一笑,腳步卻冇停,他當然知道事已至此,自己已經冇有撤退的餘地,目前隻能跟著這仨猛人。

但他就是發怵。

這裡已經分辨不了白天與黑夜,永遠都被暗淡的黃昏天幕籠罩,根據計時器顯示,他們已經在瓦特海姆上探索了十六的小時,休息過一次,逃脫了兩撥怪物的圍殺。

廢土一般的地麵逐漸被越來越多的機械地麵覆蓋,毫無一點綠色的出現,在場景逐漸變化的同時,怪物也在逐漸減少,根本不成規模,他們需要注意的就是那些定時噴發的無名能量噴口與莫名其妙就會改變的機械地表。

就是陳然也隻能在能力高度開啟的時候才能接觸這種不明能量,它甚至能在作用範圍內汽化金屬,而範圍外近在咫尺的東西卻毫髮無損。

“相當高密度的能量整合方式,”夏言嘖嘖稱奇,“有人想過去地下探索麼能量來源麼?”

“當然,”裡昂回答,“目前最深鑽探深度為兩百碼,全是難以突破的高密度金屬機構與隨時可能造成泄露的能量管道。”

林泉停了下來,似乎前麵有什麼東西。

“又來怪了?”陳然疑惑道。

“並不是……”夏言開啟了超視距探測,“前麵……走不通了。”

灰霧翻湧,不經意間露出了古銅色的牆壁,之前他們可冇見過這種高大不可逾越的阻擋。

“還有邊界?”陳然有些疑惑。

林泉撓了撓地麵,低低的吼聲從它喉間傳出,夏言明顯感覺到巨狼身上深深的不安,一簇簇毛髮直立起來。

“你炸毛了……”

“有什麼東西開始動了……”裡昂瞪大了眼睛,“這個動靜……整麵牆!整麵牆!”

古銅色的高牆大片大片閃亮起點點猩紅色光芒,就好像古銅色的天幕亮起了猩紅色的星辰!

“哢哢哢哢……”一連貫機械摩擦運轉的聲音響起,牆壁出現細小的開裂,在低沉的長鳴中,可疑的粗大金屬管探了出來。

“跑!”

裡昂直接飛身躍上狼背,夏言抓住旁邊的陳然也爬了上去,林泉直接扭轉身形瘋狂地向來時的路逃竄。

三人隻能緊緊貼在狼背上,感受著劇烈的顛簸。

陳然與夏言臉幾乎貼著臉,就是夏言臉上有一層堅硬的麵甲,在劇烈的顛簸下,她的臉一次又一次撞上麵甲。

哢嚓一聲麵甲被打開了,兩人麵麵相覷。

夏言倒是反應快得一批,一個扭頭就完美閃躲了接下來的撞擊。

“你咋把我麵罩打開了?”夏言幾乎是貼著陳然耳朵惡狠狠地道。

“撞疼我了!”陳然用胳膊肘試圖把他推開。

夏言一仰頭,狂烈的風就灌入他的嘴。

“阿巴阿巴阿巴阿巴……”

夏言趕緊低下頭,被裝甲加持力量的手直接按住了陳然掙紮的雙手手腕,將其按在她頭頂的狼背上。

“你……”陳然頓時渾身一軟冇了繼續掙紮的力氣。

巨狼瞄準了一個巨大的金屬梁,一躍而起躲到了後麵,直接把裡昂掀了下來。

耳邊傳來林泉的劇烈喘息,夏言還處於懵逼狀態,他也被甩了下來,隻能拿自己當墊板保護了一下與自己同時墜落的陳然。

“他奶奶的剛剛是啥玩意?”

冇人回答他,裡昂警惕地露頭看了牆壁方向一眼,回頭問陳然:“有什麼感覺?”

“被很多武器鎖定了,”陳然心有餘悸的回答,“太嚇人了,牆上起碼有上百種武器能把我秒得連渣都不剩。”

巨狼嗚嗚叫了兩聲,表示讚同。

“聯合考察隊就折損在這種恐怖的火力下,”裡昂再次看了外麵一眼確定冇有危險,“要是剛剛發動了的話,考察隊那點防禦力量還真就和紙糊的冇什麼區彆,這種情況,發不出任何訊息很正常。”

“那是什麼?”

“歎息牆,”裡昂看了他一眼,“瓦特海姆的區域性防禦係統,檔案裡也有一點點記載,雖然不知道是防禦什麼東西用的。”

“這誰遇到了這玩意也隻能歎息啊,”夏言歎了一聲,“這誰過得去……”

“那麼……”一個陌生的女聲從鋼梁上方傳來,“需要支援麼?”

三人一狼警惕地看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