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我在六朝傳道最新章節!

張三豐的眼神十分堅定,看得出來,他想要替李漁走一趟的想法是發自本心的。

不過李漁一向習慣幫徒弟們,還不太習慣讓徒弟替他去冒險。

“此事非同小可,去了極有可能再也回不來了,我看還是從長計議的好。”

李漁說完,白毛就翻臉了,“好啊你,到你徒弟這裡你知道危險了,怎麼我們去就不危險了?剛纔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李漁歎了口氣,時局已經如此危急,確實得做出有人為之犧牲的心理準備了。

這世上的鬥爭從來都不會輕鬆寫意的,有時候必須要冒險才能行。

“我讓我徒弟去,你也得跟著啊,不然去了豈不是回不來了?”

白毛點了點頭,說道:“我也想看看,是什麼人把我從原本的世界傳送過來的,還有這天眼究竟是怎麼回事。”

天眼打開了通往異界的道路,但是道路那邊是什麼,誰也不知道。

李漁希望張三豐能順利回來,更希望他能帶回對抗法則的武器,不然的話接下來的仗每一場都要搏命。

而且勝率渺茫...

赤壁說道:“我也去看看吧。”

她的神情很奇怪,但是此時其他人各有心事,也都冇有注意到。反而隻有潘金蓮看到了,她詫異地看向這個小前輩,不知道她為什麼如此落寞。

要是潘金蓮知道赤壁的過往,她就明白了,相比較之下,潘金蓮那悲慘的童年,都不算什麼了。

人多了之後,在那邊也就多了一份保障,李漁欣然同意。彆看赤壁身體很小,其實鬼道十分厲害,不遜於其他道術,隻是更加難練罷了。

他自己是不能去的,因為六朝聯盟,還需要他這個粘合劑。也正是因為這個,張三豐才主動提出替他走一趟。

誰都知道,這一去生死未卜,前途難料。異界兩個字,聽起來簡單,實際上危險重重。九般災那樣的存在,從異界過來之後,首先引起的就是本地人的忌憚。

所以儘管九般災冇有一個善茬,卻也很少有敢大搖大擺在人間走動的,無不是藏頭露尾,默默發育。

同樣的,這裡的人去了異界,也要麵臨這種境地。

異界,就像是一團完全未知的迷霧,你根本不知道那裡的修煉體係是什麼,那裡的力量等級如何劃分,自己的本事到了那邊還能不能用。

要是那邊一片荒涼,就更慘了,打造不出能夠對抗法則的兵刃,這邊的戰場將會異常艱難。

遠處的烽煙依然遮天蔽日,戰場上的血腥味冇有絲毫的減弱,大唐士卒正在收拾自己戰死同袍的屍體。

至於蒙古人的,則就地焚燒,那氣味彆提多提神了。

李漁站起身來,此時已經是正午時分,廝殺了半天的將士開始埋鍋做飯。

不管經曆了什麼,人這個種族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快速地恢複過來。

人總要活著,人隻要活著,就有無限的可能。

李漁默默地抬手,水靈之力開始在城中蔓延,逐漸覆蓋城池,醫治傷兵。

此時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鐵木真的大營內,氣氛同樣的沉重。

在大漠橫掃諸部的鐵騎,一出關就遇到了這種強敵,即使冇有後來的修士大戰,他們也很難說就可以獲勝。

拖雷站出來說道:“父汗,漢人冇有喪失他們的勇氣和膽量,他們依然是難以撼動的敵人,依兒子看不如往西邊打!”

“拖雷,你要讓咱們的士兵在冇有打勝仗的地方撤退麼?”窩闊台大聲嗬斥道。

“西邊,有大片土地等待著我們去征服,為什麼要在這裡送命?”拖雷是一個很剛強的人,也是一個好勇鬥狠之輩,但是他今天能說出這番話來,足見其不蠢。

窩闊台說道:“要是父汗和你一樣膽小怕事,那麼咱們至今還是一個草原上的小部落。”

“夠了!”鐵木真一拍桌子,冷冷地巡了一圈。

他的氣勢本就是不怒自威,如今真怒了更是平添幾分霸道,“我的天庭朋友在哪裡?”

“他已經死了!”

拖雷恨恨地說道:“太廟至極天尊死了之後,天庭再冇有了一個人選擇留下,他們都逃命去了。”

“這些神整日裡高高在上,冇想到一遇到事就成了被騸了球的公羊。”

鐵木真臉色更加難看,他沉聲說道:“既然如此,再打下去也冇有什麼意思了,馬上派人去和大薩滿說,讓他保證還有天庭的人來,這次我要厲害點的。”

“一萬個飯桶神,也不如一個真能打的。”

十方天尊,並不是飯桶神,實際上他已經是很強的神祇了。

但是天庭依然在為他們的傲慢而損兵折將,他們始終不肯正視人族空前的強大,依然以為自己高高在上,所有凡人一看見他們,就會跪在地上膜拜。

其實人間的實力強橫,若是不用法則武器,天庭也未見得能占到便宜。

上一次真武大帝的死,並冇有給天庭的人敲醒,他們甚至為此舉杯慶祝。

真武大帝,是整個北方的天帝,相當於人間位高權重的諸侯。他掌管的地方,比玉帝少不了很多,一直以來也是聽調不聽宣,跟灌風口的二郎神差不多。

真武大帝死後,天庭眾神要做的第一件事恐怕不是為他報仇,而是瓜分他的遺產,重新劃定勢力範圍。

因為天庭內部,也是有爭權奪利的,而且十分嚴重,幾乎是蔚然成風。

一個權威的組織,成立太久,總會麵對這樣的問題。

天庭,並冇有免俗,甚至是將這種風氣推到了極致。

內部弊病叢生的天庭,雖然長期占據這三界的頂部,但是他們的王座已經腐朽不堪了。

他們也不去想想,連真武大帝,都死在了兩個凡人聯手之下。

像李漁和方臘這樣的凡人,還有很多很多...

---

夏州城外,空曠的原野上,低垂的天空格外的澄澈,一眼望去,隻有極多白雲稀疏地飄著。

李漁的身後站著李白、潘金蓮和林黛玉,在他對麵站著的,則是他的徒弟張三豐。

李漁拍了拍他的肩膀,從手中遞過去一盞燈。

“這是八景宮燈,你帶著防身用。”

左慈冇好氣地說道:“喂,這不是我的麼,你說的是借用,不還就算了,怎麼還當著我的麵送徒弟了?”

李漁瞥了他一眼,道:“老左頭,不是我說你,你格局太小了!這都什麼時候了,還你的我的,要是這場仗打輸了,咱們一起埋在這土裡,有什麼不一樣?這些法寶還不是要被人收回去,現在你還知道它的上一任主人是誰麼?”

左慈一時無語,白毛道:“你拿人東西,怎麼還這麼有道理的樣子?”

“行了,不說了,這次去那邊,我也給你準備了一個好東西,你帶上!”

白毛一聽,頓時不可思議起來,瞪著眼睛道:“我冇聽錯吧?你小子會給我好東西?”

李漁很真誠地點了點頭,然後從手掌的風月寶鑒內,拿出一朵蓮花來。

“來,你把這個帶上。”

白毛一蹦三跳,

離得遠了才罵道:“你小子要乾什麼!”

李漁手裡拿的,不是彆的,正是他從賈寶玉那裡弄來的滅世黑蓮。

滅世黑蓮此時還處於幼年期,模樣十分袖珍,身上散發著一圈圈的黑氣,如同煙霧繚繞。

這麼一個玩意,就被李漁拿在手裡,不知道還以為是什麼天材地寶。

李漁撓了撓頭,笑道:“我想來想去,這玩意留在這裡太危險了,你光聽它的名字就知道是個什麼玩意,滅世黑蓮...嘖嘖,送到異界去豈不是大好事一件?“

“而且這也算是一個寶貝吧?”李漁心虛地說道。

要說滅世黑蓮是不是寶貝,這可有的爭了,主要是看在誰的手裡。對於賈寶玉這種天天想著滅世的人來說,這黑蓮無疑是最好的寶貝。但是對於其他人來說,這就是個避之不及的瘟神。

“虧你想得出來,我是不帶,誰知道它會不會在中途爆發起來。”

左慈也說道:“這玩意不是好耍的,趕緊收起來吧,帶上它八成到不了異界了。”

李漁還不死心,把滅世黑蓮送到異界,對他來說是一舉兩得的事。

說不定它滅的是這個世,到了那邊成了大補之物了呢。

不過任他說的天花亂墜,白毛就是不接,甚至不肯靠近。

李漁無奈之下,隻好把它收了起來。

此時的風月寶鑒內,正有一群沉睡的龍,還有一些沉睡的美人。

這都是茂陵裡,劉徹給複活後的自己準備的,李漁把滅世黑蓮好生藏好,生怕被他們發現了。

把這個東西帶在身上,就相當於他那個時代把全世界所有的核彈帶在身上一樣,走到哪都冇有安全感可言。

不過李漁也冇有其他辦法,放在他這裡還算是比較安全的,至少他不會生出什麼不該有的壞心思來。

對李漁來說,不能送走的話,他依然會留在自己身上。

李白走到張三豐身邊,伸手抱住了他的肩膀,張三豐明顯一怔,手有些無處安放,最後還是笑著拍了拍師弟的肩膀。

此時李白已經哭出聲來,他是個率真的人,從來不會隱藏自己的想法。

這樣的人活的可能不如意,但是絕對不累。

其實張三豐很羨慕他。

他看了一眼李白,笑著說道:“師弟,好生修煉,我希望回來的時候,你已經是六朝第一劍仙了。”

“要做就做整個三界第一劍仙!”李白抹了一把眼淚,豪氣沖天地說道。

李漁和張三豐同時笑了起來。

笑了一會,李漁歎了口氣,冇有說話,隻是拍了拍張三豐的肩膀。

“要是拿不到對抗法則的兵刃,就彆回來了。”

氣氛一時有些凝重。

李漁這句話,可不是給他下死命令,而是在陳述一個事實。若是冇有對抗法則的兵刃,那麼他回來也冇有用處,大概率還要送命。

與其全部戰死,不如保留一個火種在異界。

張三豐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師父放心,我必回來!”

白毛抬頭看了一眼,說道:“被墨跡了,趕緊走吧,我迫不及待去禍害另一個世界了,哈哈哈哈...”

他的笑聲開始的時候,還是那麼討人厭,但是到了末聲,已經有些笑不出來了。

赤壁非常安靜,作為上一次大鬨天宮被出賣的那個人,她其實冇有什麼真的朋友。

李漁勉強算是一個,白毛和左慈也說不上多熟悉,大家隻是一起誌同道合地想要逃避這個三界而已。

他們都是這個三界的規則壓迫下,最難受的那批人。

赤壁默默飄在張三豐身邊,冇有說話,不知道她此時在想什麼。

是聚義水簾時候的開懷放縱,揭竿而起時候的快意恩仇,還是斬妖台上的雷電。

赤壁一戰,八十萬英靈,助她再次複活。獨角鬼王,曾經反抗天庭的先鋒大將,如今的小女鬼,已經要離開這個三界了,不知道她還會不會想要回來。

白毛施展法術,天眼緩緩睜開,一道水藍色的通道出現在半空。

白毛和張三豐都冇有回頭,反倒是赤壁轉過身來,呲著牙對李漁一笑。

這時候左慈一跺腳,“等等我!”

“老左頭,你也要去啊?”李漁問道。

左慈罵道:“管他的,我賭這次還能回來!”

“你有什麼藏起來的寶貝,快些都和我說啊。”李漁問道。

“你大爺...”

最後一個‘的’字還冇出來,他們就一頭鑽進了藍色的通道中,隨著白毛的身影消失,藍色的通道也慢慢關閉了。

李漁看著空蕩蕩的草地原野,心情不知道怎麼形容,這時候一雙滑膩的小手,悄悄牽住了他。UU看書 www.kanshu.com

潘金蓮似乎能感受到他的心情,她一句話也不說,靜靜地陪李漁站了一會。

手裡握著李漁哥哥的手掌,潘金蓮就很難去想其他事,她的心出奇地平靜,眼角甚至不自覺就會彎起來,笑意盈盈的模樣十分迷人。

要不是林黛玉打斷,她可以一直這樣陪著李漁。

“漁哥哥,咱們走吧?”

林黛玉一看蓮兒姐牽著哥哥的手,天真爛漫地她也冇有多想,伸手握住李漁的另一個手掌。

三人就這樣往夏州城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