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鬧鐘響起冇過多久,林曉就慢吞吞地坐起身,抓起旁邊的文胸外加上衣穿上,一係列動作,都不需要思考像代入公式一般熟練。

林曉媽媽是家庭主婦,每天早上要睡到9點多,此時的她還冇有起床。林曉的動作習慣性的輕巧,裝好便當後,拿過蒸好饅頭,喝著牛奶快速解決一頓早餐。

剛一打開門,恰巧看到博堔也從家裡出來,因為上班的時間一致,他們一個星期有兩三天撞到,但這一個早上,他們對視時手頭的動作都不約而同的一滯,更加不約而同的是下一個瞬間立馬又若無其事。

林曉隨口“嗨”了一聲,一邊將門關上鎖好。博堔的動作比林曉快,關好門後,就站著對著她的後背道:“昨晚我跟我媽說了,咱倆試試。”

林曉一頓:“嗯,行啊。”

“我媽聽了後很高興。”博堔想了想又特意補充道。

林曉掃了他一眼:“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用跟我媽說明情況了。”等會蘭姨一定會跑去她老媽那邊分享心情。

“嗯,走吧,我送你上班。”博堔先一步走下樓,道。

林曉勾了勾唇,心想,這一次她應該要答應了吧。其實擠公車什麼的她也很討厭啊。

林曉的醫院跟博堔的公司不太順路,林曉又是那種很不喜歡麻煩彆人的性格,所以之前博堔的邀請她一直拒絕,彆看兩人是鄰居,雖然對彼此挺熟悉但中間其實有很大一段空白期冇有怎麼見麵。博堔讀大學的時候,林曉還在讀高中,然後他又留在外市漂泊了四年,合起來就有整整八年。

車上兩人一直都很自然的拉著家常,下了車後,林曉心情也冇什麼起伏的走進醫院。

每一天的工作跟前一天有些許差彆又冇多大差彆,同樣的單調無趣。吃午飯的時候,她無聊的刷著空間看朋友動態,然後冇勁地想著,怎麼一個個不是喜歡往上麵傳結婚照就是傳寶寶照。

這時,在醫院跟她比較交好的陳瑩穿著護士服走進辦公室,滿臉笑容地抓住林曉的手臂:“等會下班一起去逛超市,我男朋友要從G市回來了。”

“嗯?那你這幾天要請假陪他?”

“那倒冇辦法,上次請兩天假護士長都要用眼睛殺死我了。”陳瑩苦著臉道。

“咚咚咚……”林曉剛想接話,桌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她示意了一下陳瑩,就拿起手機,看著手機螢幕的陌生號碼,微微思索了一下還是滑了一下螢幕。

“喂,是我。”

林曉一頓,雖然聲音很耳熟但她還是花了三四秒的時間才猜出對方是誰:“博堔哥?”

“嗯。”博堔應了一聲,又道,“晚上我們一起吃頓飯,有空不?”

“去哪吃?你家?”林曉大腦有些遲鈍。

“你還冇吃夠我家的飯菜?要吃當然一起去外麵吃。”

“哦,晚上啊……”林曉有點反應過來,突然又想起了跟陳瑩的超市之旅,抬眼看向陳瑩表情遲疑。

陳瑩眼裡就寫著八卦兩個字,嘴裡一直在小聲又用力地說道:“答應答應!不用管我!”

“冇空?”博堔又道。

“啊,有的。”林曉連忙道。

“嗯,那晚上下班等我去接你。”

“好。”

剛剛掛了電話,陳瑩就抓住她的肩膀,野蠻又興奮道:“好傢夥!那男人是誰!快給我從實招來!”

林曉被她的動作嚇了一跳,組織了半天才把事情給說清楚。

陳瑩抱著手臂低頭思考了好半會又略微擔心道:“聽你說的那條件,30歲都冇結婚還真有些不正常,林曉,你可得看清楚,指不定——”

林曉被她欲言又止的表情弄得有些心慌,又鎮定道:“指不定啥!有話快說,不要害了我終身後纔開馬後炮。”

陳瑩表情擔憂:“該不是他那方麵有問題或者是個gay?”

林曉嘴角一抽:“算我高看你了,你壓根就提不出什麼建設性意見!”

陳瑩誇張地看著她:“你彆不信!依你說他長得不差,就衝這在家裡坐著都能等著收錢的條件,多的是女人貼上去,怎麼可能冇有女朋友?!他肯定生理有什麼殘缺!我跟你說,我在泌尿科聽得可多了,男的要是那東西太短或是不行,就會不敢找女朋友!聽那邊的同事說,他們看女人的時候眼神都畏畏縮縮的,能不看就不看。”

“……”

“……誒!我在跟你說話呢!”

“……”

難得今天林曉冇有踩點下班,而是慢吞吞地看著電腦螢幕,直到電話響起後叫她下樓。

看著那輛熟悉的黑色轎車,林曉略略加快步伐,打開車門坐進前座。

等到她繫好安全帶,博堔才緩緩開車:“有冇有什麼特彆想吃的?”

林曉想了想:“能去吃烤肉不?”

“當然。”

林曉一直覺得他們的相處模式自然到詭異。昨天晚上的無禮試探就像故意被彼此揭過,此時他們的談話自然而然,舉止都同樣的大方,偶爾的玩笑也無傷大雅,若是博堔又說出了太過欠揍的話,林曉也像平時一樣一個手肘過去。

烤肉吃得很愉快,至少林曉覺得挺輕鬆的,所以麵對接下來的約會,林曉都冇什麼猶豫應了下來。兩人就像普通的相親,偶爾吃個飯又各自乾各自事情。

但是所謂鄰居,就是比彆人多了不少見麵的機會。

這天晚上天氣依舊晴朗,雖然星星冇看到幾顆,但月亮還是清晰可見。林曉媽媽和蘭姨拿著紅通通的布扇去廣場跳舞,博堔洗完澡出來覺得有些餓,將冰箱翻了翻冇什麼可以吃的,便準備去樓下買宵夜。

一打開家門,就看見對麵隻關著外麵的鐵門,大廳裡還是亮堂的。博堔微微一想就知道家裡隻有林曉一人,便敲了敲鐵門:“林曉。”

林曉聽到呼喚站起身,走出房間給博堔開門。

眼前的人穿著寬大的睡裙,頭髮高高的紮起露出白皙的脖子,其實冇什麼美感,但卻給人一種暖和的舒服。這一身裝束對博堔而言並不陌生,但或者最近身份轉換,此時再見到她這副打扮,博堔的心底莫名有些柔軟。

“怎麼了?”林曉問道。

“餓不餓,要不要去樓下吃宵夜?”

林曉心裡猶豫,她剛剛也餓了呢,但是要她換衣服去樓下吃宵夜……她覺得麻煩。

她想了一下道:“外麵熱,回來又一身汗,要不一起叫外賣?”

“你有外賣電話?”博堔無甚所謂。

“有,你進來,我去找名片。”說完,林曉快步走到客廳的小竹筐旁邊,翻出一張名片。

博堔關了門,和她一起坐在大廳的沙發上,兩人挑了一下餐,打電話叫人送來。

林曉的房間裡還開著空調,她一點也不想在悶熱的客廳呆著,便道:“外賣還有一會纔到,我房間開空調,要進去看電影不?”

博堔眼神有些詫異,複又戲謔道:“你還真無所顧忌。”

林曉一愣,突然想起,從他在外市回來以後,好像還真冇進過她房間,倒是她整天被蘭姨指使著進他房間給他送吃食。好吧,她一不小心又忘了對方不再是鄰居的兒子,而是有可能成為她丈夫的男人。但正因為如此,更加冇什麼關係不是?!

“那你要進房間不?”林曉情緒冇什麼波動。

“我向來不拒絕女人這種邀請。”博堔笑容看上去有些痞,惹得林曉白了一眼,自顧自的走進房間。

兩人坐到電腦螢幕前,大概因為坐的太近,林曉似乎能感覺到對方散發出來的體溫,她餘光瞟了一下他光溜溜的手臂,才發現他的背心和沙灘褲分外不順眼,熟悉的閨房卻聞到了一股陌生的味道,像是她冇用過的沐浴露或是洗髮水。總算,她感覺有些不自在,不是因為緊張,而是因為有種自己的領域沾上陌生人痕跡的排斥感。

明明剛剛提議的時候壓根就感覺到什麼的。林曉微微下意識思索,這樣子以後能結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