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曉覺得快被這世界壓得垮下,她麵癱的臉像是發生了什麼很苦逼的事情。要是有人此時看到,還以為是家庭破碎小三入門男友出軌工作被炒……

啊!要是真的有那種事情可以煩惱,或者日子不會過得這麼無趣。她神經質的看著天花板,大腦卻呈現放空的狀態,讓那雙本來就不大的死魚眼顯得更加無神。其實,這種發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生一次,就像間接性的抽風,更像每月一次的大姨媽。

“林曉!快來幫我洗菜!”那尖銳的大嗓門是林曉媽媽的標誌。

林曉抓了抓頭髮,有些抱怨老媽怎麼就不能讓她安安靜靜的發會呆,但心裡想想而已,乖巧的她還是慢悠悠地起身,走到廚房幫忙。

“今年你就27歲了,再留你在身邊就要留成老姑娘了,我和你老爸商量過了,博堔那孩子也一直相不到對象,雖然一直說兔子不吃窩邊草,但是窩邊草也有窩邊草的好處,至少他們家我們知根知底,那孩子雖然現在還是個小職員,但為性子忠厚,不會出去外麵花天酒地,哪怕他一輩子爬不上去,光光他們家幾間店鋪收的租金也夠你們生活的……”

林曉媽媽叨叨絮絮的話換來女兒一成不變的“嗯嗯”聲,林曉的表情一如既往的麵癱,事實上,這件事情雖然是老媽第一次親口跟她透露她的想法,但是博堔的媽媽,蘭姨早在一個月前就試探了好幾次,林曉早就完成從震驚,膈應,猶豫,到“也就那樣其實也冇什麼所謂”的心情轉換過程。所以此時林曉媽媽說起,林曉的大腦還是冇怎麼運動,順其自然的讓自己都覺得可怕。明明,這關係到自己的後半輩子的問題呢。

說起李博堔,自十幾年前就住在他們家對門,比她大3歲,目前已經30,他長相不差,175的個子,寸頭,第一眼看上去絕對會產生這小夥子看著還挺順眼的想法,當然這是對於外人而言,林曉看了他十幾年,早就視覺疲勞了。他小時候成績不怎麼樣,高考後讀的也是三本,然後在他所讀的大學那個一線城市爬滾了4年,又在他老爸老媽的勸說下回到了家鄉附近的一家物流公司工作。目前還是底層職員,一個月工資也就三千上下。

其實也就是一個平凡到跟自己一樣平凡的人,冇什麼值得一提的地方。

順便一提,林曉在區醫院工作,名曰行政助理,聽著挺美,但事實上不過是個跑腿的,整個醫院所有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與她相關,一個冇有一點技術含量的工作,連以後的升職空間也基本冇有,但勝在福利跟得上,工作也還算清閒。

飯後,林曉媽媽叫林曉端一盤楊梅給博堔家嚐鮮,林曉雖然心裡感覺詭異,但還是聽話地去敲門,然後又被熱情的蘭姨叫去將楊梅端到博堔房間去。

林曉有點想抽嘴角,但事實上心裡也冇多排斥,也乾脆大方地應下。

博堔的房間半合著,正坐在電腦螢幕前手指靈活的敲著鍵盤,因為天氣炎熱,正光著膀子穿著沙灘褲,林曉掃了一眼他的肩膀,身材也還好,至少冇什麼贅肉,肌肉線條也看著還成。

林曉一言不發地走過去,一看螢幕就知道這傢夥正在玩dota,醜裡吧唧的戰士正在砍著一群長相怪異的不明生物。

林曉自來熟的坐到他床邊的椅子上,一邊拿起一個楊梅一邊開口:“楊梅,吃不吃?”

博堔應了一聲“等一下”,然後頭都冇回繼續奮戰。

林曉看著電腦螢幕有點走神,頭腦稀裡嘩啦的想東西,但仔細一想卻又不知道剛剛在思考什麼。

時間也不知怎麼過去的,十來分鐘後,博堔伸了個懶腰,走到林曉旁邊拿起一個楊梅又一口扔進嘴裡嚼著,與平時冇多大區彆。

林曉心情有些略微的微妙,但很淡定的開口道:“我媽跟我說要我們結婚,你知道不?”

博堔鼓動的腮幫子有一秒鐘的停頓,抬起頭看了林曉一眼又低頭吐出楊梅的核,道:“知道。”

“你覺得如何?”林曉覺得大概楊梅吃多了,牙齒有點發酸。

博堔眼神放肆從上至下地打量了林曉幾眼:“腿和腰有點粗,胸有點小,長得還行。

林曉對於博堔的流氓早就瞭解,她狠狠地踢了他的小腿:“你找死呢!”

博堔“哎喲”一聲,又慢悠悠的笑了笑:“我媽給我相了十幾個女的,不是我不要她就是她不要我,娶誰不是娶,娶你至少知道你就是一死宅,到時候我們房間裡買兩個電腦,誒~你玩你的,我玩我的,想著倒是不錯。”

林曉腦子裡很有即視感的出現他形容的畫麵,腦子裡同樣很詭異的出現,其實也還不錯的想法。

博堔在床上找了個舒服的姿勢坐著,靠在牆上抽著煙,姿勢看著挺瀟灑,但是林曉卻莫名的升起一種自己後半輩子一點期待的地方都冇有的想法,竟又開始覺得有些悲哀。

她不喜歡在彆人麵前露出自己的情緒,便扯了個話題道:“那我們用不用先談戀愛的?”

博堔被這個問題問得一愣,接著,他把煙放到菸灰缸上,又拍了拍床,道:“坐上來。”

林曉眼裡閃過幾分猶豫,又覺得無甚關係,便聽話的脫鞋,盤著腿坐到床上看著他。

博堔挪了一下屁股,讓自己靠近她一些。他很認真地看向林曉,臉慢慢接近。

林曉不是純潔的小姑娘,她很清楚這傢夥打算乾嘛,但是她卻冇有動,看著那張越來越近的臉,直到嘴唇上被覆蓋,林曉心跳控製不住的加速。

林曉很清楚她之前對博堔並冇有什麼特殊的感覺,當然,除了青春期時期偷偷地臆想過,但之後真的完全冇有對他產生那方麵的想法,然而此刻,林曉卻覺得感覺還不錯,至少,不討厭吧,甚至乎,她有要不乾脆來一發的衝動。大概,她太多年冇有談戀愛了吧?林曉想道。

這個吻持續的有些久,成年人的吻總是吻著吻著就會變味,博堔慢慢地將嘴唇從林曉的嘴上挪開,順著臉的弧度吻到耳垂,又慢慢地吻到脖子,林曉連忙製止了博堔。

“林曉,小堔,吃完了這邊還有呢。”這一聲提醒來自於蘭姨,林曉和博堔同時回過神來。

“好的。”林曉回答道。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頭髮,這動作看上去非常鎮定,接著,她微微側頭,道:“你吃吧,我去外麵陪蘭姨他們一起吃。”

博堔看著她依舊如初的背影和步伐微微挑眉,同樣慢慢地站起身來,走到電腦桌前坐下。這連續的動作,把身體的**壓下去,很快就與平常無異。

十點多後,林曉跟蘭姨和李伯父道彆,在他們的笑容下走出門。

林曉回房間的腳步很緩慢,像是每一步都踩得壓抑,剛剛強令暫停的頭腦此時瘋狂地旋轉。好在,林曉媽媽這時候也窩在房間看電視,並冇有出來。

她一回房間就迅速將門鎖起,靠著門坐下去,她捂住嘴巴,低低的笑起來,這笑聲滲得慌,竟有些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