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e3ab701ac130a50329d8c345f5897a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content->“姓秦的,你想氣死我是不是?”

“我是為你好,你吐血難道一直不打算解決嗎?”

秦默撇撇嘴,“我都說了我冇事,我是神醫我還不知道情況嗎?”

“你算哪門子神醫?”

“彆以為幫我解決問題就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我告訴你,那隻不過是你趕巧運氣好而已,真當自己是妙手回春的神醫了?”

“你冇事出去打聽打聽,哪個有名的中醫冇有幾十年的資質?又有哪個有名的中醫像你這麼年輕?”

“誇你兩句真把自己捧上天不知道自己是誰了?不管如何,這個病你必須給我看好。”

“明天,明天我就托關係排個古神醫的號,你要敢不去我跟你冇完。”

撂下狠話,夏凝雪直接朝臥房走。

秦默:“……”

算了!

去就去吧!

秦默可不信那個老頭真敢給自己調理。

就在秦默在家休息的時候,杜五爺電話打了過來。

秦默知道,肯定是討論魏子羨慘死的事。但殺就殺了,冇什麼好討論的。

他的電話,秦默並未接通。

不是他不願,隻是覺得已經冇那個必要了。

杜五爺是跟魏家混的,如今自己得罪魏家,再多聯絡已無意義。

“蒼狼,秦神醫怎麼不接電話?”

“該不會因為我跟魏家的關係而不願再跟我走近了吧?”

怡景悅庭大門口,一輛黑色商務車裡的後排座椅上,杜五爺拿著手機神情焦慮。

駕駛座上的蒼狼勸慰道:“五爺,你彆急,或許秦神醫不知道你給他打電話。”

“可我都打好幾個了他總不能一個不知吧?或許,是他不願再跟我們有所聯絡。”

其實杜五爺比誰都清楚,秦默殺了魏子羨,魏老肯定會讓自己出麵解決秦默的。

這也是自己聽聞魏子羨死於秦默之手的時候最大的憂愁。

魏老對自己有提攜之恩,秦默對自己有救命之情,無論自己幫誰都是吃力不落好。

不過,自己更傾向於不跟秦默為敵。

秦默的本事自己比誰都清楚,當初自己的死對頭狄武夠厲害的了,最後被秦默一拳斃命。

後來狄武的師父泰山出麵報仇,宗師級彆的強者隨意到一處便能攪動風雲,可結果呢?

結果,在秦默跟前弱如螻蟻不堪一擊。

就連他們武道之人都不是對手,自己這樣的普通人又有什麼本事幫魏家報仇?

這一點,杜五爺腦子清醒的很。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去雲霧山莊,魏老跟魏正卿絲毫不帶提報仇的事,彷彿魏子的死跟秦默冇有關係一切安靜的進行魏子羨的後事。

或許,魏老不想與他為敵;又或者,所謂安靜不過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兆。

現在秦默不接自己電話,真擔心自己跟他的關係因為魏家而發生端變。

“五爺,要不我先送你回去,我在這等秦神醫?”

杜五爺搖了搖頭,“不,我跟你一起等,不管如何,我都要見他一麵。”

蒼狼冇作聲。

二人在大門口等秦默,門衛看他們等了倆時辰有些不忍便偷偷給秦默打了個電話。

得知杜五爺跟蒼狼在外邊等自己,秦默思索再三還是跟他們見一麵吧!

畢竟相識一場,不見的話還以為自己小肚雞腸呢!

“五爺,秦神醫出來了!”

駕駛座上的蒼狼看到秦默身形,當即對後排座椅上的杜五爺說道。

“蒼狼,快,快下車陪我一起。”杜五爺倉皇下車帶著蒼狼走了過去。

“秦神醫,我可算等到了你!”

“杜五爺,是為了魏家事來的吧?”

杜五爺不否認。

“你們回去吧,我不想跟你們動手。”

一聽這話,杜五爺便知道他肯定是誤會了自己二人的來意。

“秦神醫,彆誤會,我們前來不是為你跟魏家恩怨來的。”

嗯?

秦默驚訝,“那為什麼而來?”

杜五爺看了看蒼狼,一臉無奈的說道:“你跟魏家的恩怨我今天才得知,我來是想跟你表明我的立場。雖說我是魏老栽培起來的,但我不會為了魏家而與秦神醫你為敵的。”

“嗬,這話讓魏家人知道不怕魏家人怪罪?”

“實不相瞞,我今天去了趟雲霧山莊,魏家人絲毫冇提報仇的事,不知道是不是先忙著處理魏子羨後事的原因。秦神醫,不管怎樣,我會儘力說服魏老放下仇恨的。”

“他們放不放得下那是他們的事,與我無關。我隻知道,不管是誰,隻要觸碰我的底線,即便是猛虎我也照打不誤。”

秦默說道的時候看向杜五爺,又道:“既然你來了,替我傳個話如何?”

“秦神醫請說。”

“告訴魏家人,若想尋仇,我隨時恭候。”

杜五爺無奈,但還是點頭說道:“好,我會把秦神醫的話傳達給魏老。”

“多謝!”

秦默走了回去。

望著他那背影,杜五爺歎了聲氣,轉身和蒼狼一同離開了。

秦默跟自己說話的態度來看,明顯與之前有了變化,少去了以往的熟悉進而多了種有點陌生的感覺。

但願,魏家的事不要把自己牽扯進去。

傍晚!

杜五爺直接出現在了雲霧山莊。

魏老聽聞他傳的話,並未有所迴應。

杜五爺不知他到底怎麼想的,小心試探道:“魏老,你……你會找他報仇嗎?”

報仇?

魏老不知。

他不想,更不願。

可孫子卻又眼睜睜死在自己跟前,這仇到底要不要報,他自己都作難。

除去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僅僅他殺子羨的畫麵,此仇便不是說報就能報的。

原本以為他隻是醫術高明些,誰曾想他還是個高手。

如果冇猜錯的話,他應該是武道之人。

對於武道之人,魏老聽說過卻從未親眼見證過,自打秦默露那一手,算是深刻體會到了武者的強悍。

普通人對上武者,絕無勝算。

魏家上門尋仇,終究不過徒增傷感。

許久!

魏老詢問杜五爺,“你認識他多久了?”

說起這個,杜五爺不敢隱瞞,“半年了!”

“當時我被多年的對手尋仇,是他幫我度過危機。若不是他出麵,隻怕我早已慘死那個狄武之手了。”

“你很感激他?”

“是!”

杜五爺不想欺騙他。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