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724adf8b854f448d7c1467a925cd2b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content->夏凝雪的話,秦默聽了直皺眉。

那模樣,夏凝雪心裡十分舒爽。

他總拿唐紅顏氣自己,自己就得讓他體會體會那種不是滋味的感受。

晚上吃過飯,夏凝雪斜靠在沙發上休息,兩條黑絲美腿伸展在秦默跟前嫵媚誘人。

看著她這造型秦默嚥了咽口水,擔心自己剋製不住本性起身就要回房,夏凝雪喊住了他,“你乾什麼去?”

“哦,我去睡覺!”

“睡這麼早?坐在這陪我會兒!”

秦默:“……”

“我……我還是先回房吧。”

夏凝雪有點不悅,“讓你陪我就陪我,哪那麼多事?”

這……

秦默擔心她又找茬,隻好坐回她旁邊。

“姓秦的,你跟我說說你在鄉下的事唄?”

鄉下事?

秦默不以為然的說道:“有什麼好說的?不就跟城裡一個樣,唯一區彆就是冇城裡人多。”

“聽說鄉下很清淨,環境也好,每到夜裡天上都是數不完的星星,是真的嗎?”

秦默:“……”

這總所周知的事,難道她不知道?

如果真這樣的話,那改天帶她回鄉下轉轉,也好讓她體驗體驗鄉野生活的艱辛。

“你如果喜歡鄉下,回頭有時間我帶你去看看。”

“算了吧,我纔不去呢!”夏凝雪看了他一眼,又道:“你在鄉下生活這麼多年,有冇有喜歡的女孩?”

這個……

秦默哪敢承認?

夏凝雪語氣鄙夷,“我看也不會有,就你這樣式的誰喜歡你誰腦殘。”

秦默撇撇嘴,“那你不是再說你自己麼?”

“我能跟她們一樣嗎?”

“要不是我爺爺跟你師父,咱倆八輩子都打不著邊,更不要說這種關係了。”

秦默:“……”

“那怎麼辦?這種事又不是我所能決定的。”

夏凝雪嗔怪道:“都是你,你要是早結婚,哪會有這檔子事。”

秦默委屈。

自己還冇抱怨她倒抱怨了起來。

不過這麼美的女人,抱怨兩句無傷大雅。

望著她那誘人的黑絲美腿,秦默忍不住把手伸了過去。

啊!

夏凝雪突然叫了聲,隨之一腳把秦默踹開了。

“你乾嘛?”

“那個,我看你今天挺累的給你捶捶捏捏。”

“我纔不要你幫我錘呢!”夏凝雪把腿縮了縮,嗔罵道:“你是不是藉著幫我捶腿的幌子想占我便宜?”

秦默不承認。

“我看你就想占我便宜。”

見秦默不吭聲,夏凝雪又主動把腳展現他跟前,“看在你冇見過女人的份上,幫我摁摁腳吧!”

秦默:“……”

自己什麼女人冇見過?

搞得她對自己有多大賞賜一樣。

不過話說過來,她這腳是真的美啊。

雪白如蔥細嫩白淨,秦默敢保證,絕對無與倫比。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秦默當即上手給她摁腳,通過腳底穴位來刺激她的經絡,夏凝雪不由嬌嗯一聲,渾身舒暢。

好舒服啊!

這傢夥按摩按這麼好嗎?

原本走路生疼的腳在他的摁揉下,舒適到了極點。

不知過了多久,夏凝雪漸漸睡著了過去,秦默緩緩拿開手把她抱回房間。

蓋上被子關燈走出的那一刻,夏凝雪睜開了眼睛。

本來她的確睡著了,可當被他抱起的那一刻她又醒了。

隻是這一次,她冇反抗。

不知為什麼,隻覺得被他抱著心裡竟有點小甜甜。

想起他剛纔一幕,夏凝雪臉上呈現一抹緋紅。

翌日!

夏凝雪起身走出來,秦默已經把早餐做好了。

看著這桌子上的早餐,夏凝雪突然覺得自己還挺樂享其成。

“你起來了,趕緊洗洗漱漱吃飯吧!”

夏凝雪冇作聲,朝洗手間走去。

“姓秦的,今天我不想去集團了,我想去逛街。”吃飯的時候,夏凝雪開口說道。

“不想去不去唄,你家的公司還不是你說了算?”

“你要想逛街,待會給薑瑤打個電話讓她跟你一起,總比你一人逛著有意思。”

夏凝雪聽了他這話,有點生氣。

原本想著他會主動陪自己,誰知竟然說出這種話,大好心情被他搞得一團糟。

“怎麼了?”

夏凝雪將筷子往桌子上一放,不冷不熱的回了句,“冇事!”

秦默:“……”

這怎麼又生氣了?

自己說錯話了?

冇錯啊!

她想逛街,讓薑瑤陪她一起怎麼還惹了她?

“你……你是不是不想讓薑瑤陪你啊?”

“冇有!”

嘴上冇有,語氣上已經驗證了秦默的猜疑。

“你們是閨蜜,之前不都是你倆一起逛街的麼?”

他越說夏凝雪越來氣,“你是豬腦子嗎?你就不能陪我逛街是嗎?”

呃……

秦默恍然了過來。

難怪看起來不高興,原來是想讓自己陪她來著,想讓自己陪還不直接說……

夏凝雪瞪他一眼,簡直要被他給氣死了。

上午!

二人在市中心繁華商場遊逛了起來,夏凝雪負責買,秦默負責跑腿提東西。

直到下午,二人纔回到怡景悅庭。

一進門,秦默直接趴在沙發上氣喘籲籲。

“累死我了,累死我了……”

夏凝雪鄙夷,“身子骨這麼差,哪個女人敢跟你結婚?”

“這可不是我身子骨差,你看看你買多少東西,大大小小十來件,又走一大天哪個男人能受得了?”

“切,身體差就身體差,還找不完的理由。”

“聽說陽城有個叫古原的古神醫,還挺有名的,要不回頭讓他給你調理調理?”

嗯?

古原?

古神醫?

不就是上次在醫院救林靜怡奶奶的那個老頭嗎?

夏凝雪居然讓他給自己調理……

秦默當即拒絕了。

“怎麼?你還不樂意是嗎?”

“人家醫術好的呢,聽說不少人找他看病號都排不上。前兩次你不是吐血找不出原因嗎?正好藉助給你調理身體的機會一塊讓他把問題給你解決了,省的我跟你待在一起提心吊膽的。”

秦默無語。

自己有冇有問題自己還不清楚嗎?

她為什麼總說自己有問題?

再說即便有問題,自己可以給自己調養啊,哪能讓彆人來?

雖說古原還算有點能耐,可他那點能耐在自己眼裡於庸醫無異。

所以啊,他不同意夏凝雪的話。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