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霧島市

霧島市中心醫院

奎星屯山等人沉默的看著躺在床上的大涼穆介和仲井天二。

場麵一片寂靜。

沉默了許久,山二看向佐野問道:“佐野,是誰襲擊的他們。”

“襲擊穆介的人身上都穿著一樣的衣服,衣服上都繡著仙台兩個字。”

“但是襲擊仲井的我不知道,仲井是我扶著穆介來醫院的路上看到的,當時仲井滿身是血躺在大街上。”

佐野轉頭看向岩司山二回答道。

“鈴!鈴!鈴!鈴!鈴!鈴!”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之際,高井啟司口袋裡的手機響起。

“喂,兵田。”啟司拿起手機說道。

“襲擊穆介大哥和仲井的人已經查到了,你們先回來,我在天台。”兵田回答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割線

單平工業高校

教學樓A棟天台

“吱扭~”

天台門被打開,屯山等人急匆匆的走了上來。

“襲擊穆介和仲井的到底是誰?”剛一坐下,屯山就急匆匆的朝瀨土兵田問道。

“襲擊穆介大哥和仲井的,是一所高校,這所高校來自仙台市,叫做仙台高校,這所仙台高校無惡不作,現在帶領仙台高校的人是一對兄弟,叫平島兄弟,哥哥叫平島大鬥,弟弟叫平島小鬥。”

“而襲擊仲井的那個便是平島小鬥。”兵田回答道。

“仙台高校?冇聽說過,他們為什麼要襲擊我們。”屯山疑惑的說道。

“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先打回去再說,難道讓穆介和仲井白白挨頓打嗎,傳出去我們單平以後還怎麼在霧島混。”岩司山二憤怒的說道。

“叫上所有三年級的人集合,進攻仙台高校。”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割線

仙台市

一所佈滿荊棘的鐵門外,站著一群身穿銀色校服的人,為首的兩個人赫然就是平島兄弟(寺山建被佐野打進醫院),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人。

突然,前麵出現了一大群人,朝著他們走過來,為首的赫然是屯山和佐野。

“喲喲喲,挺聰明的嗎,這麼快就找到這裡來。”

“不過獨霸霧島市多年的單平就隻有這點人嗎?”平島小鬥看著迎麵而來的單平三年級說道。

平島小鬥說完轉身就和平島大鬥走向仙台校內。

“我在天台等你們,單平的垃圾。”平島大鬥回頭看向單平等人說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割線

單平三年級150 vs仙台高校300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割線

“給我上,宰了這群混蛋。”屯山怒吼道。

隨著屯山一聲怒吼,單平三年級和仙台高校之間的大戰一觸即發。

單平三年級對守在仙台高校門口的一百多名雜兵發起衝鋒。

岩司山二首當其衝,上去就是一個滑鏟,剷倒數個雜兵。

仙台高校守在門口的一百多名小卡拉米根本攔不住來勢洶洶的單平三年級。

很快屯山等人就打到了二樓。

看著二樓數十人,高井啟司帶領二十餘名單平雜兵攔在樓梯口,轉頭看向屯山說道:“你們先上去,這裡交給我。”

“小心點,啟司。”屯山回答道。

“放心吧。”說完啟司就帶領二十餘名雜兵朝在二樓的數十名仙台的小卡拉米衝去。

高井啟司飛身一拳打倒一名小卡拉米,轉頭對著身後的單平雜兵說道:“給我上,乾掉這群混蛋。”

與此同時

仙台教學樓三樓

與啟司一樣,為了掩護屯山和佐野上天台,嘉木善一選擇守在三樓的樓梯口,與啟司不同的是,他是獨自一人守在樓梯口,冇有帶任何雜兵。

“仙台的垃圾,想上去先打倒我再說。”嘉木善一看向迎麵而來的仙台數十人。

說完嘉木就朝著仙台的雜兵衝去。

“嘭!”

“嘭!”

一名雜兵揮拳打向嘉木,嘉木彎腰躲開後一拳打飛後麵的雜兵,轉身一記高鞭腿踢飛那個一拳打向嘉木的雜兵。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割線

另一邊

屯山和佐野已經到了最後一段樓梯,屯山抬頭看向守著最後一段樓梯的高大身影,轉頭看向佐野說道:“上麵那個傢夥就拜托你了,佐野。”

“嗯,好。”佐野回答道

佐野走到高大身影旁邊停下說道:“恭喜你啊,中了個一等獎。”

說完就朝天台走去。

“你就是襲擊仲井的平島小鬥吧。”屯山抬頭看向平島小鬥說道。

“你猜啊,猜對了我就告訴你”平島小鬥回答道。

“尼瑪的。”屯山大罵一聲後朝平島小鬥衝去。

但平島小鬥絲毫冇瞧得起屯山,站著不動硬接屯山一拳。

“嘭!”

“咳!咳!咳!”

平島小鬥整個人撞在牆上,止不住的咳嗽道。

另一邊

“看來你就是平島大鬥了。”佐野看向坐在椅子上喝茶的男人說道。

平島大鬥抬頭看向佐野,緩緩放下手中的茶杯,淩空一躍,一記飛踢踢向佐野。

“嘭!”

佐野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來不及躲閃,隻能雙手交叉擋在這一腿。

佐野雖然擋下了這一腿,但也被強悍的力度擊退,撞在天台的欄杆上。

平島大鬥見狀,一記左擺拳朝佐野臉上打去,佐野低頭躲過這一拳後將平島大鬥推開後連續揮出兩拳打向平島大鬥。

“嘭!”

平島大鬥被這一套組合拳打的連連後退。

佐野剛想乘勝追擊,平島大鬥抬起膝蓋頂向佐野,佐野抬手擋下後一記左擺拳打向平島大鬥。

平島大鬥的頭微微後仰,躲過了這一拳。

佐野見狀一記右擺拳打向平島大鬥,平島大鬥彎腰躲開後一拳朝佐野的頭打去。

佐野迅速反應過來,全力一拳打向平島大鬥的手臂,平島大鬥被佐野強悍的力量甩飛出去,倒在地上。

佐野趁平島大鬥倒在地上爬起來的空隙,猛的朝平島大鬥衝去,抬起膝蓋將平島大鬥撞飛。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割線

另一邊

“嘭!”

解決完二樓仙台雜兵的高井啟司,跑到三樓,看到被打的節節敗退的嘉木善一,衝過去一腳將一名雜兵踢飛,撞倒後麵一群雜兵。

“喂喂喂,這麼多人打一個人,要不要點逼臉。”高井啟司看著仙台雜兵說道。

“你怎麼上來了,下麵的人解決了?”嘉木一手扶著欄杆看向啟司說道。

“嗯,你先休息一會,剩下的交給我。”啟司轉頭看向嘉木回答道。

說完啟司就朝剩下的二十餘名仙台雜兵衝去。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割線

另一邊

“嘭!”

“嘭!”

“嘭!”

屯山一隻手捉住平島小鬥的頭朝牆上猛烈撞擊。

牆壁上被撞出一個又一個大洞。

“啊~”

平島小鬥費勁全身力氣將屯山推開,一隻手捂著血流不止的頭,怒吼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分割線

另一邊

“嘭!”

啟司一拳最後一個雜兵後,甩了甩有些發麻的手臂跟嘉木朝樓上走去。

“嘭!”

兩人剛走到樓上,隻聽見嘭的一聲,兩人急忙朝樓上跑去。

隻見滿臉是血的平島小鬥倒在屯山腳下,而屯山的狀態也好不到哪裡去,滿臉淤青,嘴角流掛著一絲鮮血。

嘉木和啟司走到屯山身邊,看了看屯山又轉頭看了一眼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平島小鬥後,朝屯山問道:“我滴媽,什麼仇什麼怨,給人打這樣?”

“呼~呼~”

“這傢夥就是把仲井打進醫院的平島小鬥。”屯山回答道。

“媽的,這傢夥就是襲擊仲井的平島小鬥?”嘉木話音剛落,啟司就忍不住了,一腳踹飛平島小鬥。

本就被奎星屯山打成重傷的平島小鬥,現在更是被一腳直接踹暈。

“好了,上天台看看吧。”嘉木善一說道。

“走吧”屯山一把薅住平島小鬥的頭髮朝天台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

天台上

此時平島大鬥和佐野的戰鬥也來到尾聲。

平島大鬥看著被屯山拖上來,滿臉是血的的平島小鬥,愣了一下。

佐野抓住機會,一腳直接將重傷平島大鬥踢飛出去,解決了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