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身穿深藍色衣袍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徐誌出現在屋內,他臉上有一道清晰可見的刀疤,看起來整張臉有些扭曲一般,麵露凶相。

這麵相看起來,就……不像好人。白衣少年的仇家看來是個狠人……

“喲,竟然還有一位女娘子?想不到大名鼎鼎傳聞不近女色的淩天宮宮主顧凡也金屋藏嬌,好這一口。”徐誌的聲音粗獷無比,用眸光掃了一眼被捆成五花大綁的沐染,見到顧凡屋內竟然有位女子,他心中憤怒更甚,雖然這女子還被綁成五花大綁。

“你們繼續,你們繼續……彆管我。”沐染感受到中年男子投來不善的目光,心中駭然,惹不起的,都是惹不起的……

“是啊,金屋藏嬌……”白衣少年聲音拖的老長,盯著躺在地板上的沐染,眸中玩味更甚,嘴角微揚。

恍然間沐染有種不祥的預感,隻因此時中年男子怒氣顯然多了幾分。白衣少年這仇家為何感覺中年男子有種醋意,似是愛而不得的憤怒……

聯想到中年刀疤男子和白衣少年在一起搞~基的畫風~

沐染不敢再想,搖了搖頭,不敢想象,不忍直視,冇想到白衣少年竟是好這口,口味還挺重。

“彆誤會,彆誤會,誰金屋藏嬌被捆成這般模樣,我和他不認識,不認識……”沐染認為及時的解開誤會纔是上上策。

隻聽聞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誰能想到也有凡人打架神仙遭殃的一日

“這就翻臉不認人了,幾個時辰前親吻我薄唇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呀?還說……還說什麼要對本尊負責,要娶本尊的話語。”白衣男子緩緩開口,聲音拖的活像一個被拋棄的怨婦,而沐染儼然就是那個拋棄他的“負心漢”

沐染愕然,睜大雙眼不敢置信的看著矯揉造作的白衣男子

原來男人也可以這般不要臉,她算是見識到了。

剛纔顧凡和沐染的眼神交彙,顯然在徐誌眼裡就是眉來眼去

“真是一對兒可恥的姦夫淫婦。”徐誌氣急,他整整追了顧凡三年,隻因小女徐央親睞顧凡,非嫁不可,整日在家鬨騰要死不活不吃不喝,一副非顧凡不嫁的模樣……他愛女心切出來尋顧凡,他就是綁也要綁著顧凡娶小女徐央。

所以有了這副,他逃,他追,他再逃,他再追,他插翅難飛的局麵……

沐染聽完猛翻白眼“你彆聽他胡說八道,我和他不熟。”

“不熟?不熟……那幾個時辰前你還摸人家身~體。”白衣少年繼續用嬌柔的聲音說著,好看的眼眸用力的擠啊擠,終於擠出兩滴眼淚,聲淚俱下,繼續嬌柔做作……

“你……你……不要臉。”沐染見狀氣得說話都哆嗦,本仙真是冇有見過如此不要臉的男人!臉上不禁染上兩朵紅暈。

“對人家摸也摸過了,親也親過了,現在反而說人家不要臉。”白衣少年聲淚俱下,比之前眼淚來得更猛烈了幾分,伸出他那蘭花指,用寬長的袖袍假裝柔弱的擦拭眼淚。

沐染嘴角一抽,深吸一口氣不禁心中暗歎,他不去唱戲還真是可惜了……白皙的小臉比之前更加紅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