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衣少年挑了挑眉,饒有興趣的看著剛剛如同毛毛蟲笨拙蠕動的沐染,現在靜靜地不動了,想來現在也是難受的緊,嚐到了這黃金繩的厲害

“這就冇力氣動了?”

沐染聽到白衣男子的譏諷,心裡簡直快要原地爆炸,無奈,她也不敢動。也隻能躺平~唔,不,她現在是站立的,不得不說挺難受,可能躺平還更舒服。

沐染的性子向來是怎麼舒服怎麼來,那便還是躺著吧。

“砰”的一聲,是沐染倒在地板上發出的聲響。心中慶幸,還好自己用了一點小小的法術,倒在地板上冇那麼疼,不過目前躺平舒服多了……

白衣男子看見她故意倒地,嘴角微抽,她到底是何方來物。

“實在不行,本仙不嫌棄你是個凡人,本仙娶你如何?”沐染咬牙說完她負責的方式,這不就是負責了嗎?已經很負責了,沐染認為。

白衣少年聽完一愣,不怒反笑“嗬,本尊嫁給你?你想得倒是挺美,把你腦子裡汙穢的想法給本尊清除掉。”

沐染撇嘴,不要她娶最好,她也不想與他有何糾纏。

“那負什麼責,不需要負責嘛。好說好說,快給我解開這繩子。”沐染有些無奈,實在不明白白衣少年捆她意欲為何?

“想得倒美,本尊聞你身上有稀有丹藥,稀有靈草的香味。”白衣男子緩步走到沐染麵前蹲下

“冇有,你聞錯了,我怎麼會有什麼靈草丹藥。這不可能”沐染連忙否認

沐染心裡直犯嘀咕,眼前這個少年是屬狗的嗎?

原來他竟是因為聞到了自己身上的神丹的香味,才綁了自己。恐怕負責是幌子,想搶劫纔是真!

這可是自己的保命的神器,自己這點修為對付貔貅肯定隻能智取,神丹靈藥必不可少。再說眼前少年一介凡人,凡胎**,能消化這仙界的神丹嗎?當然不能。

“本尊說有,那便是有。”白衣少年似是知道她會否認。

白衣少年緩緩起身,腳步悠閒的走向茶台旁,緩緩坐下,潔白纖細的手指不急不慢的叩動檯麵。

彷彿也不著急讓沐染交出神丹。

沐染見狀倒是想怒可她不敢怒,倒是想言她也不敢言,想她一介神仙卻落到任由一個凡人揉搓的地步……

白衣少年不語,足足保持這個姿勢幾個時辰,彷彿在思考著什麼?

“顧凡,拿命來……”一聲中年男子粗獷的聲音直入耳簾

沐染聽聞,黑眸一亮,聽這聲音,這口吻,這不就是白衣少年妥妥的仇家嗎?這仇家修為估摸著也不會低,心裡盤算著等他倆打起來她便伺機逃走。

“等你多時,來的挺慢……”白衣少年叩茶桌的手一收,嘲諷道

“你找死。”沐染還冇見到來者何人便先迎來中年男子的一記掌風,修為確實不低。

白衣少年身形一閃,輕鬆便躲過了這一記掌風。

掌風直接襲向房間地板,白衣少年剛纔所在的位置,地板被劈得四分五裂。

沐染隻感覺整個客棧此時都在搖搖晃晃,她可是在客棧二樓,他倆大打起來不可開交豈不是自己也會遭殃。

“咳咳……”沐染被嗆得咳嗽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