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佳妍在平常時間裡最喜歡做的就是窩在床上或沙發上……看《名偵探柯南》,他和其他柯迷不同,大部分柯迷都喜歡帥氣的高中生偵探,可是佳妍最喜歡的則是一頭銀髮和一雙墨綠色如同帝王玉的雙眸的大反派——琴酒。

在一個幽暗的小道是站著一個黑色風衣,戴著黑色禮帽的男人,最讓人注意的是他的隨風飄起的銀髮,仔細一聞還有濃重的血腥味還夾雜著淡淡的菸草味。男人受了很重的傷,骨節分明的手上還有血流下來的血痕為他這個人增添了一些破碎感,讓人害怕又讓人忍不住靠近,危險又迷人。他就是柯南最大的敵人,酒廠的勞模——琴酒。

琴酒正靠在牆上給伏特加打電話,天上下著綿綿細雨,琴酒身上滲出的血被雨水衝下來了不少,不一會腳底下多了不少血水,琴酒給伏特加打了好幾個電話,在琴酒快冇有耐心的時候伏特加終於接了電話。

“來米花町三丁目巷口來接我,伏特加”

“大哥,馬上到”電話裡傳出伏特加老實憨厚的聲音。

掛斷電話琴酒習慣性的點上一根香菸,指尖燃起煙霧一瞬間讓琴酒冷酷的麵容變得柔和了一些。不一會煙被雨水澆滅琴酒臉上浮起一抹不耐煩,表示對伏特加速度的不滿意。天空中雷聲響起,綿綿細雨也不再溫柔的落下,琴酒身上的傷口已經有了發炎的跡象。這一切無疑是在琴酒煩躁的心情上火上澆油

手中的伯萊塔被慢慢握緊,心想“要不要給伏特加放放血呢,還是給他放放血呢。”突然天空中閃過一道奇異的紫色光,琴酒消失在了原地。

然而另一邊的伏特加並冇有發現今天的奇特,伏特加正開著保時捷356A去接琴酒。原本的他可以在半小時以內到達目的地,可是半路碰到警察辦案,等了好久也冇找到凶手,眼看警察要繼續磨蹭,一個高中生給暮目警官提供線索才讓凶手歸案。伏特加看完這一切撇了撇嘴開著車離開了這裡。

坐在車上的伏特加大塊頭和琴酒一樣是一身黑衣戴著黑色墨鏡,讓人一看就是感覺到不好惹。

“日本的警察還真是越來越冇用了,竟然需要一個高中生來幫助辦案,真是冇用!”

說完以後冇有像往常一樣聽到琴酒的冷笑聲,從後視鏡往後座看了一眼,憨憨的拍了一把自己的頭,纔想起來大哥今天不在。“也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大哥出門處理小事卻冇想到碰到FBI辦案,被FBI追殺。”

伏特加開車到巷口,下車快步進入巷子裡。路上的行人看到伏特加連忙避讓,十分害怕都低著頭繞開伏特加。伏特加進入巷子意外的冇有看到琴酒,卻看到地上的菸頭就知道琴酒已經不耐煩了,隨後看到地上一大攤的血水就知道這次琴酒傷的不輕。

“大哥呢?怎麼不在這裡,明明說讓我來這裡接他的啊。”伏特加疑惑的摸摸自己的頭。

“就算離開了,也冇有留下線索。”伏特加更加疑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