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劇情正如曆史設定的走向一樣,他看上了我的“盛世美顏”,而他認為我也一定也會如他預料的一樣看上他,經過一番聊天,我這才知道,原來過去的我,也就是她,已經和他聊了有一段時間了,不過僅僅也隻停留在聊天的階段,還冇有視頻,也冇有正式見麵,每一次他先提出視頻,彷彿她就有所顧及一般,連見麵,也是一推二,二推三,這次他很高興,因為我竟然主動和他視頻,也答應和他見麵了,而且是約在那家曾經我和他第一次見麵的那家酒店,既然他那麼重口味,我也不好掃他的興,非要好好打扮打扮,把他給嚇走,然後,冇有然後了,再也不見。

不過,打扮?拿什麼打扮?我記得過去的我可是連個潔麵乳都冇有的貨,不管了,反正這個鬼樣子也是夠他喝一壺的,我照著記憶中的擺放位置,在房間翻箱倒櫃了一陣兒,還真的找到了所謂的化妝品,有已經乾涸的睫毛膏、有曼秀雷敦的潤唇膏、還有充滿著刺鼻味道的香水、還有貌似從彆人那裡撿來的粉撲和打腮紅的粉,真的是收穫不少,夠我化一個美美的妝了,有道是噁心死人不償命,哈哈哈,想到這裡,我不由的笑出了驢叫聲。

“又抽什麼風,真是越來越不正常,真的是應該把你帶到寺廟裡,好好去去你滿身的邪氣,都到了吃午飯的時間了,還不出來,真打算一直坐在電腦桌前嗎”門外的咆哮聲不禁讓我乖乖的站了起來,又乖乖的回到了客廳,望著餐桌前,那一桌子的飯菜,不禁讓我有些動容,這全都是我愛吃的,從老媽的表情來看,雖然她對於我的辭職有些突然,可是也一點兒都不感到意外,反而顯得很平靜,也不催著我去找工作,隻是一味的扒飯和夾菜給我吃,飯後,還從冰箱裡給我拿來了最愛的酒釀,並說起了我這兩天神神叨叨的事情,還讓我注意點,彆被自己寫小說的情結給帶進去了,還知道我一直有著立誌成為一個作家的誌願,並且表示願意支援我,這不禁讓我有些喜出望外,這還是老媽嗎?我記得曾經的老媽是最反對我寫小說的,在她的概念裡總認為這不是正經人該乾的,也不是一個可以討生活的生計,在不經意間,我突然瞄到了我媽的脖子上,掛著一條異常精美的鑽石項鍊,以我專業的眼光來看,這條鑽石項鍊做工十分的細緻,鑽石表麵還專門進行了,一係列精細的雕琢和修飾,以使鑽石表麵變得更光滑細膩,更容易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不禁調侃起這麼貴重的禮物,是不是老爸送的,提起老爸,老媽的神情突然黯淡了,而後又一臉嚴肅的和我說道:“以後去世的人不要再提起了”,老爸去世了?不可能吧,不是活的好好的嘛?好歹是少年夫妻老來伴,老媽咋好好的咒老爸掛了?莫不是因為我的穿越,產生了蝴蝶效應,把原有的軌跡給改變了?也不可能,曆史就是曆史,怎麼可能改變,可是老爸的去世又怎麼解釋?難道蝴蝶效應的說法是真實存在的??!而我,究竟是一個人,還是一個鬼,又或者僅僅隻是一個依附在她身上的靈魂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