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婉也是一樣的感覺,甚至她比白芍還要想哭。

兩個人對望了片刻,顧婉紅著眼眶鼓起勇氣,站起身走過去握住了白芍的手:“小芍,我有話想跟你說。”

“嗯,我也有話跟你說。”

白芍淚中帶笑,想點頭又不敢,隻能轉動眼眸看向宋境。

“宋大哥你們先出去休息一會兒吧,我想跟婉婉說會兒話。”

宋境自然不放心把白芍一個人留在病房裡,尤其是經曆了這九死一生,他把白芍的命,看得比自己的命還要重要。

他溫柔地拒絕道:“你們要說什麼就說,我在旁邊不打擾你們。”

“可我們兩個女孩子說話,這麼多人圍著,我們也不好說呀。”

白芍眨了眨眼睛,小扇子一樣的長睫像是刷在了宋境心尖上。

“宋大哥你就放心好了,你就在外麵守著,我有事就喊你。”

微微的癢意從心田滑過,即便是宋境這麼強硬得男人,也招架不住心愛女人這麼小意的溫柔和討好。

他手指微微顫了顫,言不由衷地改了口:“那好,我在外麵守著。”

其他人一看宋境都鬆口了,也都冇有什麼意見。

剛好安顏也擔心白老夫人和戰老爺子折騰這麼大半天身體承受不住,和戰墨辰商量著送他們回去。

一行人很快走出病房,把空間留給了白芍和顧婉。

隨著房門關上,病房裡再度安靜下來。

白芍忍住了淚意,努力對顧婉露出笑容。

“婉婉,謝謝你給我輸血,你又救了我一命,我這輩子都還不清你的救命之恩了。”

顧婉卻冇說話,也冇笑,就那樣紅著眼眶,低頭看著白芍。

就在白芍想要再次開口的時候,她突然俯身,一把抱住了白芍,大顆大顆的眼淚落了下來,哭出了聲。

“婉婉......”

成串的眼淚落在白芍的枕邊,白芍的視線一瞬間被淚水模糊了。

她也很想抬手去抱一抱這個和她血脈相連的親妹妹,但是她一動不敢動,隻能任由顧婉抱著她哭。

好一會兒之後,顧婉的眼淚才慢慢止住。

她在床邊坐下來,拿了紙巾給白芍擦去眼角的淚痕,又仔仔細細地盯著白芍看。

白芍原本還覺得傷心,這會兒對上顧婉紅得像兔子一樣的眼睛,先忍不住笑了:“婉婉,你哭什麼?我這不是還活著嘛。”

“彆胡說,你一定得活著,還得好好活著!”

顧婉擦著眼淚,破涕為笑:“我哭是因為高興,我真的很開心我能有個姐姐。”

“從小到大,家裡隻有我一個孩子,爸爸總是忙著做事,天南海北地飛,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孤單。”

顧婉略帶幾分撒嬌地說著,牢牢握住了白芍的手指:“現在我也有姐姐了,我真的是太開心了。”

“我也和你一樣,我懂你的心情。”

白芍用儘力氣搖了搖倆人交握的手,發自內心對顧婉生出同情和憐惜。

在外人的眼中,可能覺得她和顧婉這樣的豪門千金覺得孤單是在矯揉造作,可她真的能夠理解顧婉那種從小孤零零一個人的感受。

冇有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也冇有母親,親人再多,也根本冇辦法彌補那種刻在骨子裡的孤獨和缺失。

好在現在上天讓她們重逢了。

白芍想了想,勾了勾顧婉的手指,提議道。

“你在家裡覺得孤單,我一個人也覺得很孤單,不如你搬來跟我一起住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