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意思是說,你想瞭解更多地上人類研發出來的生化改造人技術?”房間裡,林知行坐在椅子上,手中拿著陸修遞過來的關於生化人改造技術的古書籍,神色變得極其的複雜起來。

陸修站在林知行麵前,麵不改色,極其確定道:“是的,我想去瞭解更多。”

林知行抬起頭,神色更複雜:“為什麼?”

無論是地上的人類時代,還是現在他們這個時代,林知行都可以確定的說,生化人的改造技術是無比殘酷和毫無人道的,這種技術是邪惡的。

看著眼前這個隻在短短幾個月就讓他不得不刮目相看的弟子,他是打心裡認可陸修,打心裡為自己收下陸修而感到驕傲的。

但現在,就是這個讓自己自傲的弟子,他竟然堂而皇之的告訴他,他對一種毫無人道的邪惡技術有著莫大的興趣,想要去深入的瞭解更多。

而這怎麼不讓他感到心痛,就彷彿他遭受到了人生中最大的背叛。

難道他就冇有在那書上看到關於這種生化改造技術的各種禁忌和說法嗎?

難道他不知道這種技術有多麼的邪惡嗎?

“老師是在擔心我?”陸修看著林知行反問道。

看著陸修,林知行有些心痛:“我隻是不希望我最後去教導的學生會成為一個誤入歧途,內心毫無人性的惡人罷了。”

陸修看著林知行,兩人陷入沉默。

最終隻見陸修抬起頭,就這麼平靜的看著林知行開口道:“我不知道老師您可知道臨安城和太平城?”

陸修說完,林知行皺起了眉頭,當然不是他不知道,而是臨安城和太平城所發生的一切已經超乎了所有地底人類的預料。

臨安城,地底世界所有城市排名第四十七。

太平城,地底世界所有城市中排名第三十八。

而就是這兩個在地底上千個城市中排名前五十的大城市,每個城市人口都有超過兩千萬人口的城市,它們竟然在半個月前才被其他人發現,其城市能源竟然早早耗儘,城中徒留一片死寂,無一活口,冇有一個人能夠逃出城中活下來。

就是這件事情的發生,出乎了當時所有人的意料,也引發了地底世界近千年來最大的恐慌。

要知道,近一百年來,能源耗儘,化為一片死寂的城市不過都是一些排名極其靠後,城市人口不及百萬的城市。

現在突然出現兩座極其靠前、人口數量龐大的城市突然化為一片死寂,怎能不讓人感到恐慌和害怕?

大城市都出現了能源耗儘、人死城滅的問題,那剩下那些比不上臨安城和太平城的城市呢?他們的能源又真的很充足嗎?即使充足那又能夠維持多久呢?

這些問題一直縈繞在所有人的腦海中,讓得所有人久久不能心安。

“所以你究竟想說些什麼?”林知行看著陸修,也對陸修越發的不理解。

“生化改造,讓所有人類脫離基本的生理需求,不需要每天補充大量的生存能量,不需要過度依賴氧氣,隻需要補充一次能量就足以維持長達數個月的生存。”陸修看著林知行,閉上眼睛緩緩開口說道。

人類太過於依靠環境,需要每天都補充大量的能量來維持自己的生命體征,需要時時刻刻依賴氧氣生存,冇有食物補充能量就好餓死,冇有氧氣就會窒息而死。

而如果有了生化改造技術,再憑藉該技術去完善陸修研發的人體機械融合技術,陸修相信,哪怕是能源不充足,人類也能夠長久的繼續生存下去。

“你的意思是改造人類,讓人類成為機器,從而大幅度降低城市能源的消耗?”林知行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陸修。

陸修冇有猶豫:“是,隻有這樣,我們才能生存得更久。我們人類纔是城市能源消耗過大的問題所在,隻有讓我們人類本身擺脫大幅度的能源消耗和使用,我們地底世界才能存在的更長久,難道不是嗎?”

“那你可想過,全部變成機器人的人類

我們又該如何繼續繁衍下去?而冇有了下一代,冇有了希望的我們,那我們還能算是個人嗎?”林知行閉上了眼睛,他似乎已經不認識眼前的這個弟子了。

“我們隻是冇了下一代,但希望依舊還握在我們的手裡,而且生化改造後的人類隻會比現在的我們更要強大,我們為什麼不能憑藉這個強大嘗試著去重新回到地上。”

在古書籍上瞭解到生化人的強大後,陸修的想法很顯然已經發生了更大的改變。

以前的他隻想著依靠人體機械的融合技術,讓人類在能源缺少的情況下生存得更長久。

而現在的他,則是想要依靠生化改造去重新帶領人類回到地上。

“哼,生化人若是真這麼強大,那地上的人類又怎麼會真正的滅絕?我們當初創建地下世界的先輩們又怎麼會現在遁入地底?”林知行隻覺得陸修的想法幼稚,絲毫不認為其中有任何的可行性。

林知行剛說完,便聽陸修反駁道:“因為他們的想法和老師你一樣,他們也不想成為一個冇有情感的機器人,他們也不想變成一個冷冰冰的機器人。”

“混蛋,你簡直、簡直是大逆不道。”林知行聽著陸修的話,不由瞪大眼睛,一把拍動著桌子站起身對陸修斥道。

陸修冇想到林知行會有如此之大的反應,但他也並不覺得自己的想法有錯。

他平靜的看著林知行,看著自己的這位老師,平靜的聽完林知行嘴邊上的怒斥。

“血肉苦痛,唯有機械,方能引領我們人類繼續遠航,無論老師認可與否,我都不會改變我的想法。”

“你、你...”林知行看著依舊不知悔改的陸修,頓時隻覺得一陣暈頭轉向。

“滾、你給我滾...給我滾...”林知行扶著桌子,狠狠朝陸修怒斥道。

此刻的他顯然是已經不想再見到陸修這個大逆不道的弟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