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自從林知行收下了陸修後,陸修每日都會在晨練結束後,隨著林知行一同回去學習古文字。

每次學習,他都要學到深夜時分才肯離去。

若是有不理解的古文字讓自己苦惱和痛苦時,他便會去林知行的書房看一會兒其他的書,待到心情平複,再重頭去學習那些古文字。

往往複復將近三個月的時間,他也終於是將林知行這位老先生教的最後一個古文字學到了手。

在學到這些古文的第一時間,他並冇有急著去嘗試著自己進行翻譯和解讀,也冇有去看林知行這位老先生他們已經翻譯好的古文字。

這些天一直苦苦壓著自己那顆躁動的心,他為的不就是要親自去翻開那千百年前的遼闊壯麗,親自去尋找自己想要的答案嗎?

最後在征得林知行的同意後,林知行本人也終於答應讓陸修親自去翻譯他家中所收藏的那些古書籍。

隻見陸修緊緊跟在林知行身後。

“就是這了。”

在林知行的帶領下,兩人來到林知行家中的後院,最終走進了一個堆放雜物的房間裡。

“你是我見過最有天賦的學生,如果換做其他學生,我或許不會帶著他們來到這裡,但你不同,你很聰明,也很不尋常。”走進房間,林知行意味深長的看了眼陸修。

“這裡是?”陸修左右打量了一圈,有些不解。

“我家祖上曾是地上傳承悠久的書香門第,雖說不上是大富大貴,但祖上從古至今收錄到的書籍卻不可小覷。而恰巧的是,地下世界初建時,我的祖上,我的第三十八代先祖,便是這地下世界的創建者之一。”

林知行走進眼前堆放著雜物的房間,在攤開房間內隨地堆放的各種雜物後繼續說道:

“我那第三十八祖當初不僅是地上名聲遠揚的大科學家,而且在建築工程學上還擁有著不俗的造詣,後來便被邀請成了這地下世界建設計劃的第一批執行者。

而老祖最愛的,還有那從祖上就開始一本本不斷從各地收錄來的書籍,而這些書籍也被他帶來了地底。”

“咳咳...”很快,林知行就在房間裡清理出了一塊乾淨的地方。

“後生,待會不要驚訝,因為你所見到的將會是地上最璀璨的文明結晶。”林知行緩緩蹲下身軀

在自己清潔乾淨的地上敲了又敲。

咚咚當

~

直到敲到一塊地板時,那塊地板傳來的聲響和前麵敲響的地板有所不同。

林知行轉過頭看向陸修:“後生,準備好了嗎?”

陸修看著林知行點了點頭。

見陸修做好了準備,林知行又回過了頭,隨後朝那塊地板用力摁了下去。

哢哢~

隨著那塊地板被林知行摁下,一個潛藏著的地下通道緩緩出現在陸修眼前,

“走吧,後生。”林知行從雜物堆中找出一盞燈。

在燈光的照耀下,陸修又緊緊跟在林知行的身後。

很快,林知行就停下了腳步,並朝著牆壁摸索了起來,能看到的是兩人的身前已經冇有路。

哢哢~

隨著林知行打開牆上的一道開關,一陣聲響過後,兩人身前突然向兩邊打開了一扇門。

門口打開的同時,一絲絲極為耀眼的光芒從門內透來。

陸修下意識抬起手遮住眼睛。

“進來吧。”林知行的聲音在陸修耳邊響起。

陸修這才抬了起頭,緩緩把手放了下來。

看著眼前望不儘的書架,陸修瞪大了眼睛,喉嚨不斷吞嚥著:“這裡?這裡...”

林知行看了眼陸修,朝前走去,隨手在最近的一個書架上取下一本書說道:

“這裡的書共計三十七萬六千四百五十餘本,全是地上以前的古書籍,而被我祖及我們這些後人翻譯出來的書共計十六萬六千餘本,冇能將這些古書全部翻譯完一直是我祖的遺憾,同時也是我的遺憾,因為有生之年,我怕是看不到了。”

說完,林知行緩緩轉過身,就這麼平靜的看著陸修。

陸修神色莊穆:“您的意思是?”

“我想讓你繼承我祖的意誌,還有我的意誌,用一生去守護,去翻譯這些古書,你是天才,或許你能做到我們冇有做到的事。”

“好,我答應您。”陸修看著林知行,鄭重的點了點頭。

而林知行看著陸修,臉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我的選擇或許是對的,後生。從今往後,你便是這座書庫的真正主人了。”

林知行說完,又朝陸修吩咐了些其他的,隨後便將時間,將一切都交給了陸修。

陸修看著離開的林知行,最後才轉過頭看著身後這些一眼望不儘的圖書,眼裡充滿了火熱。

很快,他便一頭紮進了這書庫之中。

《十萬個為什麼》

《十萬個冷笑話》

《十萬個小知識》

《腦筋急轉彎》

《狼性》

......

《生化人的改造技術/殘》

《生化人的應用技術/殘》

......

陸修翻譯著一本又一本古書,直到翻出了關於生化人的書籍,他纔不得不將速度放慢了下來。

而隨著自己對生化人和生化技術的不斷瞭解,陸修的內心也越是震撼。

最後他也知道了一點,那就是原來千百年前,機械改造而來的人類就已經存在了。

他們被稱為生化人,也被稱為被時代改造而來的冰冷機器、殺戮機器。

“生化人,機械改造,還有強大的融合金屬嗎?”陸修看著手中的書,嘴上不由喃喃道。

“這就是地上人類的可怕嗎?”看著書中一頁又一頁關於生化人的記載,陸修驚了。

但也同時找到了自己一直想要尋找到的答案。

生化改造人,一種被強化金屬改造而來的生化人類,他們不會衰老,也不會因為體內的機械部件老化而出現各種故障,他們雖然也冇有感情,但他們強大,強大到讓當時所有國家、所有人類害怕和恐懼。

陸修重重將書合上,他閉起眼睛思考了許久,終於是站起了身。

他對生化改造技術很感興趣,或許通過這書上所寫的生化改造技術,他能夠真正完善自己的人體機械融合技術。

但很可惜,這些關於生化人的古書籍都是殘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