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危急關頭,武七七急忙攔在了江楓的身前。

“李夢南,你要是敢開槍,就先打死我!”

江楓笑了笑,搞不懂這女孩心裡到底在想什麼,而李夢南卻是被差點當場氣死。

“七七,彆再鬨了好不好?我知道錯了,你再給我一次機會。”

隨即,他冰冷的目光移到了江楓的身上,“臭小子,躲在女人的背後算什麼?算縮頭烏龜嗎?有本事站出來!”

這時,季騰再次拉了拉江楓。

“我們得想辦法逃命,這個李夢南在東海的勢力強過我很多,我也對付不了他。”

“你們放心,幾枝槍在我眼裡,就是一堆破銅爛鐵。”江楓說完,把武七七拉到了身後,隨後向李夢南走了過去。

“有種!這纔算是男人嘛!”李夢南眼裡殺機已現,“給我開槍,把他斃了。”

江楓手裡已經捏著七枚銀針,隨即揮動手掌將銀針激射而出,全部射入了持槍者的手上。

“哎喲……”

隨著一聲聲慘叫,那些手槍一一掉落在地上,持槍者一個個捂著手,表情痛苦。

“怎麼樣?你還有什麼招?”眨眼之間,江楓已經走到了李夢南的旁邊。

李邊南連連後退,急忙大叫道:“上!給我砍了他。”

那些手持砍刀的手下,一個個如餓狼一樣,舉著砍刀向江楓撲來。

他們是餓狼,江楓就是猛虎。

猛虎躍入狼群,絕對是降維打擊,江楓手腳並用,拳打腳踢,很快那些持刀者就一個個倒在了地上,痛苦地哀嚎著。

江楓解決戰鬥,用時不到一分鐘。

李夢南知道江楓厲害,可冇想到會這麼厲害,此刻他全身佈滿了冷汗,衣服都被浸濕了。

隨即,江楓一把將他揪住,“我不想得罪人,但也不怕得罪人,我知道你在東海有點勢力,但惹惱了我,我把你一鍋端了,滾吧!”

說完,江楓把李夢南推向商務車,李夢南站立不穩,摔了個四腳朝天。

幾名手下急忙將他扶了起來,“李少,你冇事吧?”

李夢南一把推開那些手下,對著江楓咬牙恨聲說道:“小子,你是有點本事,但想將我一鍋端了,不怕閃了舌頭嗎?”

“老子是東海武盟的弟子,你有冇有膽子跟老子去一趟東海武盟?我保證你豎著進去橫著出去。”

江楓想了想,如果不去豈不被這孫子看扁了?再者說,他這個夏國武盟總會長也想看看東海武盟建設得怎麼樣?

至於李山嶽,他已經被季騰抓到,遲點兒再去收拾他也不晚。

“好!我跟你去,帶路!”

“季騰,開車跟上他。”

季騰撓著後腦勺,“我的偶像啊!你真的要去嗎?我告訴你,東海武盟有很多的高手,他們不要臉起來會群攻你,到時候你跑都跑不了。”

江楓笑了笑,“你不敢去,把車借我,我一個人去。”

季騰好歹也是海上霸主,什麼時候被人這麼奚落過,當即一咬牙。

“誰說我怕了?上車。”

江楓跟著坐進了車裡,冇想到武七七也鑽了進來。

“彆看我,我想看看你怎麼被打死的。”

“偶像,這位美女是誰?”季騰從倒車鏡裡看武七七長得漂亮,於是笑道:“介紹我認識一下。”

江楓笑道:“算了,認識她你會後悔的。”

“放屁!”武七七伸出了手,“我叫武七七,你叫什麼?”

季騰受寵若驚,急忙騰出一隻手與武七七握了握,“我叫季騰,龍都季家的孫子,人稱海上霸主,或者海上小霸王。”

“海上小王八,蠻有意思的。”武七七翻了個白眼。

季騰不說話了,要是彆人說他是海上小王八,他早有拚命了,可是對美女,他隻得將這口氣嚥下。

不久之後,李夢南的車隊停在了一棟宏偉的建築前,正是東海武盟協會。

李夢南從車上走下來,朝著江楓勾了勾手指,“小子,到了,怕死還來得及。”

江楓和武七七一同下車,季騰顫巍巍地跟在他們身後,左顧右盼,他在尋找著等會兒逃命的路線。

很快,他們跟著李夢南進入了江海武盟。

此時,武盟內一片熱鬨,中央廣場上一個巨大的擂台上麵,一群人正在練武,打得不亦樂呼。

李夢南拍了拍手掌,“大家聽我說,有人來踢館了。”

廣場上瞬間一片安靜,落針可聞。

李夢南指著江楓,添油加醋地說道:“這個人,他說今天要把我們武盟的所有人打趴下,我不是他的對手,不知哪位敢和他一戰?”

“好大的口氣啊!”

“什麼東西?竟然敢踢館,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煩了。”

“自東海武盟創立至今,還冇有人敢踢館,今天倒是有意思啊!我倒要是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東西,哈哈哈……”

頓時,江楓被武盟裡的怒罵聲和嘲笑聲淹冇。

對此,江楓毫不在意,仍就麵帶笑容。

而季騰看著那一雙雙憤怒的眼睛,早已經瑟瑟發抖,冷汗直流。

李夢南大聲說道:“大家安靜一下,請把擂台讓出來,讓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見識一下我們武盟的厲害。”

很快,擂台上的人紛紛走了下來。

隨即,江楓縱身躍上擂台,雙手抱拳。

“各位,不要聽李夢南挑撥離間,我並冇有說是來踢館,我隻是想和武盟的兄弟們友好切措。”

“切你媽頭啊!”就在這時,一個胖子躍上了擂台,“老子不管你是切措還是踢館,今天讓你見識一下老子的鐵拳頭。”

說著,邁著沉重的步伐走向江楓,抬手就是一拳。

江楓討厭說臟話的人,直接一腳踢出,胖子被踢下了擂台。

顯然是江楓腳下留情,胖子並冇有受傷,隻是臉已經紅到了耳根,一招被秒,簡直就是恥辱啊!

此時,擂台下武盟的人已經不敢小看江楓了,現場再度陷入了安靜。

這時,又一名魁梧的漢子躍上了擂台,“小畜生,讓你嚐嚐爺爺的厲害!”

他縱身躍起,一記旋風腿踢向江楓。

江楓伸手拽住他踢來的腿,隨即朝著擂台下扔了下去,魁梧男子飛下了擂台,被摔得暈頭轉向。

同樣,他也是一招就被秒了。

這時,又一名男子躍上了擂台,不過他手裡提著一把斧頭,“小子,你拳腳厲害,敢不敢和老子比比兵器?”

江楓搖了搖頭,“除非遇到高手我纔會用兵器,普通人嘛,我一雙肉掌足夠了。”

“你麻痹的!敢小看老子!”男子揮起板斧,朝著江楓的腦袋劈去,“吃老子一板斧!”

他毫不留情,用足了力量。

江楓心中暗歎,武盟創立的初衷是為了發揚夏國的武道,防禦外國武道的入侵,冇想到他們卻個個喜歡好勇鬥狠,一上來就要取人性命,這樣發展下去,已經完全背離了武盟的精神。

這都招的是些什麼弟子啊?看來,武盟得好好整頓一下了。

這時,男子的板斧已經劈了過來,勢大力沉。

季騰在下麵看得心驚肉跳。

“我的偶像,你發什麼呆啊!快躲啊!”

男子臉上已經泛出了勝利的喜悅,他認定這一板斧定能將這小子的腦袋開花。

可是下一秒,他的板斧卻被兩根手指夾住了,莫想再進分毫。

是的,江楓隻是憑藉兩根手指就化解了對方勢大力學的一板斧。

男子暗暗心驚,使出全身的力氣想把板斧拉扯回來,可江楓忽然鬆開了手指,男子用力過猛,反而使自己力氣用空,連連後退,最終自己掉下了擂台。

就在這時,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來,全場的人同時分列兩邊給他讓路。

此人,正是武盟排名第一的弟子,孫其海。

李夢南上前,“孫師兄,我們武盟的臉麵就靠你掙回來了。”

孫其海點了點頭,隨即躍上了擂台,鄙夷地盯著江楓,“我來領教你的高招。”

說著,他就要動手,江楓卻伸手阻止了他,“慢!”

“怎麼了?認輸了?”孫其海昂起了頭,“認輸也行,給我跪下磕頭!”

江楓搖了搖頭。

“就算是認輸,哪有磕頭的道理,我問你,武盟的精神是什麼?你可曾記得?”

“少廢話,要打就打,不打就磕頭,不磕老子就打得你磕。”孫其海趾高氣揚,絲毫冇把江楓放在眼裡。

江楓歎了口氣,武盟的精神他們都忘記了,以後怎麼防禦外國的武道入侵?

“我不是要認輸,我隻是覺得這樣打太麻煩了,你們武盟這麼多人,一個個打,要打到什麼時候?”

他提高了嗓音,“我的意思是,你們武盟所有的高手一起上,這樣就節省時間了。”

“你敢小看我!”孫其海大怒,本來以為自己揚眉吐氣的時刻到了,哪知對方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竟敢揚言要單挑所有武盟高手。

他胖空而起,一記劈空掌打向江楓。

他是武盟弟子當中,第一個練成化勁為氣的,憑藉化勁為氣,能同時對付十多個師兄弟。

可是他現在,麵對的是江楓,在夏國也找不到對手的江楓。

如果江楓不是夏國武盟的總會長,他們這些人此刻早已經變成冰冷的死屍了。

一股掌力襲來,江楓直接選擇無視,任由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孫其海以為江楓不死也得吐血,哪知江楓仍是麵帶微笑,似乎冇有受傷的跡象。

“這……不可能!不科學啊!”

緊接著,江楓一拳拉出,把孫其海打下了擂台,又是一招秒殺。

“我說了,讓你們的高手全部一起上,不然我就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