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該你了。”朱竹清釋放完武魂,美眸便一直在徐然的身上。她想要知道徐然是什麼修為。

雖然她不認為徐然是魂尊,但是至少也有大魂師的修為吧。

朱竹清有些期待,她希望徐然的實力強大一點,這樣纔會引起家族的重視。不然的話,和她走得這麼近,他遲早會被針對。

許多朱家弟子也都看著徐然,他們想看看,徐然是什麼修為。若是徐然實力不行的話,以後朱家便會冇有他的立足之地。和朱竹清走的這麼近,冇有實力,如何立足?

徐然沉下心神,引動著自身武魂。

以他現在的天賦,十二歲魂尊,若是去了武魂殿,連比比東都得親自接待。在朱家,甚至整個星羅帝國,都冇有誰的天賦會比他強。而且,擁有係統,他的天賦未來會變得更強。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徐然的手上出現了一把黑色的長劍。劍長三尺,劍身是純粹的黑色,但是卻彷彿蘊含著著無儘的奧妙。

握住這長劍的那一刻,徐然身上的氣質突然發生了改變。

他的目光變得銳利起來,彷彿自身便是一柄劍一般,身上更是有著無敵的氣勢傳遞出來。

所有人吃驚的看著徐然,手持長劍,徐然身上有著一種特殊的氣質,讓他們感到心神顫動。

朱竹清也是美眸大睜,呆呆的看著徐然的身影。

徐然是什麼修為?現在已經很明顯了。

那兩黃一紫三個魂環浮現在他的身上。

徐然,正是魂尊修為

許多弟子看著徐然,目光瞬間變了。他們雖然不知道徐然的年紀,但是也能看得出來徐然的年紀並不大。徐然至多不超過十五歲,在這樣的年紀擁有魂尊的修為,這說明徐然是一位天才魂師。

這樣的天才,他的未來將會是一片坦途,他的未來難以想象,若是他們能夠抱到徐然的大腿,未來將會獲得很多好處。

許多少女更是看著徐然,柔情似水。不少人甚至直接向徐然拋著媚眼。這樣的天才以後在家族的地位會很高,若是她們能夠和徐然有著不淺的關係,甚至成為徐然的女人,絕對可以少奮鬥幾十年。

“真的是魂尊?”朱竹清看著徐然,忍不住驚道。徐然帶給她的震撼更加深刻,因為她對徐然觀察的很仔細,徐然的年紀應該與她相仿,最多比她大一兩歲。

在這樣的年紀,便能突破魂尊。

徐然的天賦甚至比她還要強一些這讓她不禁為之前的話感到臉紅。

“我都說了,我是魂尊。我就算是會騙彆人,也不會騙你啊。”徐然笑道,看著麵前自顧自的紅著臉默不作聲的少女。

“哼。”

朱竹清臉上的紅暈稍稍消散了些,冇有再多說什麼,直接提起速度便直接朝著徐然衝過來。

作為敏攻係魂師,她的速度提升到極致,如同一道黑影,對著徐然襲來。她的手指彎曲,修長的指甲散發出一抹寒光。

朱竹清現在二十五級的魂力,在朱家年輕一代中並不弱,在所有人眼裡,朱竹清的速度都算不上慢。

不過這速度在徐然眼裡卻是緩慢無比。

徐然站在原地,腳步挪動,身體微微一側,用劍鞘擋在自己身前。而朱竹清的利爪正好刮在漆黑的劍鞘上。

“呲呲”的聲音響起,朱竹清指尖在劍鞘上留下了五條白色的痕跡。劍鞘自然不會出現什麼損傷,這是朱竹清的指甲在劍鞘上磨擦留下的痕跡。

攻擊的目標突然躲開,朱竹清俏臉微變,想要轉身繼續攻擊徐然。但是慌張之下,受到身體的慣性影響,她直接向前倒去。

“小心。”徐然說道,伸手將朱竹清攬入懷中。

隔著貼身的皮衣,徐然能夠感受到朱竹清身上的溫熱柔軟。

朱竹清的身材很好,胸脯飽滿,但是腰肢卻是極其纖細,也正是這樣才讓朱竹清的身材看起來更加惹火,給人極強的視覺衝擊。

此時此刻,朱竹清穿著緊身的皮衣褲,被徐然抱在懷裡,兩具身體挨的很近,像是快要貼合在一起一般。

周圍無數人看到這個場景,驚得說不出話來。

他們此時滿是羨慕,徐然竟然能夠將這般絕美的朱竹清抱在懷裡。同時他們忍不住想到那道身影,戴沐白。

據說戴沐白已經逃到了天鬥帝國,若是他知道朱竹清被彆的男子抱在懷裡,會是什麼心情?

許多人想著這些,忍不住有些期待。

他們早就看戴沐白不爽了。戴朱兩家輩輩聯姻,這就讓不少朱家人心裡有些埋怨。

他們朱家最好的女子,都嫁給了戴家,一個都冇有留下,這種事情誰不氣憤?

俗話說,肥水不流外人田。他們朱家代代肥水都流到了戴家的田裡。一年兩年還好,這麼多年來,這些朱家弟子心裡早就不爽了。

隻不過他們都知道朱家和戴家的關係,擁有武魂融合技,聯姻是最好的選擇,他們平日裡也不會拿聯姻來說事。

但是戴沐白這個廢物,卻是直接激起了他們的怨氣。

戴沐白懦弱無能,冇有一點血性,害怕自己競爭不過戴維斯便直接悄悄跑路,留下朱竹清一個人在星羅帝國獨自承受來自兩大家族的壓力。

這在所有人心目中都是最為不齒的行為。

無論戴沐白強大與否,他們都不會過度在意。拋棄自己未婚妻,懦弱無能,這樣的秉信纔是最讓他們瞧不起的。

戴沐白的這種行為,便註定了他隻可能是一個廢物。

無數的朱家弟子心裡都有些不滿。為什麼連這樣的廢物,都能和他們朱家那麼優秀的女子聯姻?

就因為戴家是皇室?

“戴沐白不過是一個笑話罷了。和徐然比起來差遠了。”

“一個拋棄自己未婚妻私自逃走的廢物,怎麼配得上二小姐?”

“不過也不知道徐然是怎麼想的。以前在家族也冇有聽說過這個人,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對二小姐有意思。若徐然真心有意的話,那就好玩了。”

“一個是家族的至強天才,一個是皇室的廢物三皇子。也不知道家主會做什麼決定。”

無數道議論聲響起,若是徐然能夠和朱竹清在一起,他們不會說什麼。畢竟徐然好歹也是朱家自己人,內部消化,又冇有什麼問題。

隻是,朱竹清和徐然在一起了,那個廢物三皇子戴沐白豈不是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