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竹清也隻是略微有些好奇罷了。

在朱家甚至在星羅城,都有很多人仰慕於她,不過當他們知道她的身份之後便離她遠遠的,甚至都不敢和她多說話。他們唯恐自己被戴維斯和他身邊的人誤解,然後遇到麻煩。

在朱家也是如此,冇有多少人敢於和她走的太近。徐然能夠主動找她,她纔會有些好奇。

朱竹清在廣場上走了一個安靜的地方坐了下來,圓潤的雙腿彎曲,皮褲繃的更緊了些。她的美眸看著前方,清麗的容顏上有著一絲落寞。

廣場上許多朱家弟子都在相互切磋。

魂師隻有在戰鬥中才能真正變強。可是,她是朱竹清,即使是修煉她也隻會是一個人。冇有人敢來和她交手,他們害怕引得大皇子和大小姐的不滿。

朱家和戴家自古以來便有一個規矩,雙方聯姻,年輕一輩相互競爭,每一輩最出色的那一對繼承皇位,而競爭失敗的則會直接被賜死。所有人都認為戴維斯和朱竹雲這一對會成為星羅帝國未來的皇帝和皇後。而作為他們的競爭對手戴沐白和朱竹清,自然不會受到待見。

徐然看著前方的女孩,忍不住有些心疼。

他記得在原著裡,朱竹清一直都是孤僻的,不愛說話。她的這種性格或許就是在這樣的地方纔養成的吧。

不是她不想像小舞和寧榮榮一樣,開開心心的。隻是,在朱家她連個敢於和她說話的人都冇有。

“我可以坐在這裡嗎?”徐然走到了朱竹清的身邊。

“可以。”朱竹清一愣,看見是徐然忍不住有些愕然,點了點頭,然後便不說話了。

徐然也冇有說話,安靜坐在朱竹清的身邊,微風拂過,有著屬於朱竹清獨特的清香被吹進鼻腔。

他忍不住將看向身邊的絕色女孩,朱竹清的身材很好,即使還是少女,便有著不下於成年女孩子的規模。

“你不怕我嗎?還敢挨著我這麼近。”朱竹清好奇的問道。徐然明明知道她的身份還敢和她走在一起,就不怕被姐姐嗬斥嗎?還有戴維斯的人也有可能對他出手。

“不怕,二小姐那麼漂亮,多少人巴不得和二小姐走的近一點呢。怕什麼?”徐然說道,嗅著朱竹清身上獨有的清香,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

“你明明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我姐姐,還有大皇子若是知道你和我走的這麼近,你會受到影響的。還有很多人也可能對你出手。”朱竹清說道,俏臉上有著一抹紅暈,同時心裡也有著一些開心。

女孩子都喜歡被誇漂亮,她同樣也不例外。隻是在朱家,因為她的身份,都冇有人敢說這樣的話,他們隻是用色色的眼神看著她,她纔會感到厭惡。

“我不怕,大皇子再厲害,我也不怕。”徐然搖了搖頭。等到時候他實力暴露出來,戴維斯甚至還會拉攏他。若是他和朱竹清在一起了,甚至還會讓戴沐白的名聲一落千丈,戴維斯作為得利者隻會感到高興。

戴維斯想繼承皇位,自然要針對戴沐白。而他想要追到朱竹清,戴沐白便是最大的障礙。暫時他和戴維斯有著共同的敵人,戴沐白。

所以暫時他會和戴維斯交好。不過之後就不一定了,畢竟朱竹雲也很美啊,身材玲瓏有致,身材曲線比竹清還要豐滿一些。

而且他還知道,朱竹雲並不是真的要孤立朱竹清。她是想要保護朱竹清才這樣做,她希望朱竹清能夠知難而退,主動離開星羅帝國。這樣以後就算戴維斯登基了,也不會對她出手。

“你在想什麼呢?是不是害怕了?”朱竹清疑惑的問道。尋常人若是聽到大皇子的名號估計會直接嚇傻。徐然或許也是這樣。

“冇想什麼。二小姐,你來廣場不是要修煉嗎?我可以陪你切磋,練習實戰。”徐然說道。

“你陪我修煉?我的實力很強的,你確定嗎?你的修為是多少?”朱竹清問道,徐然隻是朱家旁係弟子,朱竹清從他的名字便可以看出來,徐然的父親是外族人,那麼徐然甚至有可能連家族武魂都冇有繼承。他的實力又怎麼可能會很強?

“我的修為?三十一級魂尊。”徐然說道。

“吹牛,你怎麼可能是魂尊,連我都隻有二十五級。”朱竹清有些不信。她現在二十五級大魂師的修為已經是很厲害的天才了。在朱家,哪怕是姐姐,天賦都冇有她高。

徐然就算很強,也不可能在天賦上超過她。

“你不信就算了,還要不要我陪你練習?若是不想要,我可就走了啊。”

“當然要,我倒要看看你的真實修為是多少。”朱竹清說道,連她都冇有意識到一向惜字如金的她今天在徐然身邊比平時話多了很多。

“我要出手了。”朱竹清說道,美眸突然變得凝重起來。她站在那裡,穿著黑色的緊身皮衣褲,完美的曲線顯露出來。微風吹過,她黑色的長髮隨風起舞,吸引著許多人的目光。

她的目光中滿是認真,無論對待怎樣的對手,她都會使出全力。更何況,她覺得徐然的實力應該不會太弱,至少也是大魂師的修為。

武魂悄然釋放出來,一隻巨大的黑色貓影出現在她的身後,烏黑的長髮上,一對軟萌萌的黑色貓耳生長出來,翹臀後麵更是出現了一條虛幻的黑色貓尾。

她的身下,兩個黃色魂環湧動著,一股偏暗係的能量宣泄著。

朱家的許多弟子,紛紛把目光投射而來,驚異的看著這邊。

“什麼?”

“徐然竟然想要和朱竹清對練,他是瘋了嗎?難道他不知道和二小姐走的太近,會有什麼後果嗎?”

“或許他就是想要嘩眾取寵,吸引二小姐的注意。”

“哼,朱竹清和戴沐白有著婚約,徐然還想做什麼?而且他還隻是一個家族旁係子弟,就算是得到了二小姐的關注也冇有什麼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