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午獨自一人在家,蘇文華做了一份炒麪,吃完收拾好後,就躺在了床上,開始思考一個不能迴避的問題,重生的自己應該怎麼度過接下來的人生。

難道還像之前一樣,讓父母為我們操碎了心,最後卻鬨得一身重病,讓妻子在外陪著笑臉掙錢,隻為了那幾兩碎銀。讓妹妹在外地工作,隻為湊齊醫藥費。還有女兒,放棄和朋友出去玩的時間,隻為照顧爺爺奶奶。

不!絕不!

蘇文華猛的起身,重生前的自己因為在高中時冇有好好學習,冇有考上大學,畢業後隻能在廠裡打工,後來雖然在妻子的幫助與鼓勵下,通過考試獲得了大專學曆,但在大學擴招的背景下,並冇有取得很好的效果,仍是在那個廠裡上班,不過調去了辦公室,工作輕鬆了不少,也有更多的時間照顧父母。

現在上天給了我一次重生的機會,我絕對不會重蹈覆轍,要讓我愛的我在乎的,過上幸福的生活。

既然現在自己有重生的優勢,那肯定要想辦法怎麼賺錢,蘇文華不斷計算著自己的優勢,20多年後的東西放到現在,不一定適用,而且超前的眼光,也會遭人懷疑。

比如很火的各種手機電腦軟件和遊戲做出來都很賺錢,但現在連智慧手機都冇出來,這些都是異想天開,而且自己也不懂;再比如股票,都過了20多年,除非對股市曆史都很感興趣的人,否則誰還記得,而且蘇文華本身也冇買過股票,至於那些未來成為龍頭企業的股票,現在要麼不值錢,要麼買不起,要麼投資回報太久。

難道還是回到那個廠裡上班?以自己曾經的經驗乾個幾年,混個副廠長也說不準。

不,不行,不能這麼窩囊,可到底該乾什麼呢?

想著想著蘇文華望向了桌麵,那是一台電腦,是蘇文華向父母軟磨硬泡要來的,當時藉口說給妹妹和自己學習,結果拿到了自己的房間玩起了遊戲,也因此耽誤了學習,冇考上大學。

蘇文華眼睛越瞪越大,一拍大腿,他想到了,開網吧。

1999年的梁市,網吧還是新興行業,正是即將飛速發展的時候,但此時很多人還在觀望,如果自己開一家網吧,成為吃螃蟹的,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脫貧致富,而且此時的網吧監管冇有那麼嚴格,所以並不需要很多的啟動資金就能開店,證件也隻要花錢就能辦。

隻是現在蘇文華手裡並冇有多少錢,他雖然在廠裡上了將近一年的班,卻連一萬的存款都冇有,想要開網吧隻能問父母要,可隻在廠裡上班,追求平穩過日子的父母,會拿出積蓄給自己開網吧嗎?

蘇文華心裡並冇有底,但是他知道他無論如何都要說服父母。

“爸,我要辭職。”晚上父母剛一回家,蘇文華就對他們說道。

“什麼,你要辭職,坐下說,是工作上有什麼不愉快嗎?”蘇爸一愣,然後坐在沙發上說道。

蘇文華拿了把椅子坐在了對麵,望著父親那熟悉又陌生的臉,蘇文華一陣唏噓,從小到大父親都是家裡的頂梁柱,不但一個人撐起了整個家庭,也包容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胡作非為,無論自己做了什麼,父親都是他堅強的後盾,但這一次就讓我來吧。

“工作上冇什麼,隻是我想創業,現在的工作一個月才掙600元,加上年終獎一年才勉強能拿到1萬元,根本不夠花。”蘇文華將準備好的說辭講給了蘇爸。

蘇爸聞言皺了皺眉頭,而後說道:“創業,那你想做什麼?”

“我想開網吧,就是那種幾台電腦連起來上網玩遊戲那種,可以叫電腦房,不過現在流行叫網吧。”孫文華解釋道。此時的梁市網吧還屬於新興行業,很多人都不懂怎麼開,所以大多數老闆都開的是街機廳和檯球吧,開網吧的少之又少,曾經蘇文華就看到一個網吧開業之初隻有八台電腦,後來慢慢擴大為一個網城。

“就幾個電腦連在一起能賺錢?會有人來嗎?能賺多少?”蘇爸疑惑道。

“我上次休息去江市玩的時候,看到人家開的網吧,裡麵就4台電腦,卻人滿為患,好幾個人坐著看人家玩,排著隊呢,3元一小時,一天24個小時,就算他開機16個小時,一天就能賺192元,將近200元,兩個月就能掙1萬多元,比我一年都掙的都多。”蘇文華想起此時的他每次休息都會出去玩,結合過往記憶,半真半假的對父親說道。

“這麼掙錢,我怎麼冇聽其他人說起過,是不是要投資很多錢。”蘇爸聽聞兩月能掙1萬多元,震驚的疑惑道。

“因為這是個新興行業,很多人還不懂,都還在觀望,至於錢的話,前期投資不用很多,10萬元就夠了。”蘇文華默默計算了一下,租門麵加裝修加辦證差不多2萬元,加上十幾台電腦和其他開銷,10萬元應該就夠了。

“10萬元家裡倒是拿得出,可這是你的彩禮錢,其他的錢要留著給你妹妹上大學,所以你有把握掙錢嗎?”蘇爸想了一會兒嚴肅的說道。

此時的父母身體健康,所以家裡還是有些存款的,能拿出10萬元在蘇文華的意料之中。

“爸,你大可放心,一定能賺錢的。”蘇文華認真的說道。

“好,這錢本來就是為你存的,父母隻能幫你一次,你既然選擇了拿去創業,就要做好準備。”蘇爸沉思良久後緩緩說道。

蘇文華見父親同意,心裡很是高興,暗暗發誓我一定要成功,不要讓父母失望。

此時瘋了一天的妹妹蘇夢秋回到了家裡,蘇媽也已經做好了晚飯,蘇文華蘇夢秋上前幫忙端菜,一家人其樂融融地吃了起來。

吃完飯蘇文華洗好碗後來到了客廳,和正在打掃衛生的蘇夢秋打了聲招呼後,來到了父母房間,和他們一起商量起了開店事宜。

清晨,還在被窩裡睡著懶覺的蘇文華,被蘇夢秋叫醒,一起去跑步,迷迷糊糊的他此時纔想起和妹妹的約定。

洗漱完畢的兩人向著可以在休息開放的學校操場跑去,之所以不在小區周圍跑,是因為這裡隨著城市道路的擴建,整日塵土飛揚,實在不是個運動的好地方,周圍居民也經常投訴,但為了發展,也隻能捨小家成大業了。

等我掙錢了,第一時間就為父母買一套綠化好,遠離城市喧囂的大房子,蘇文華邊跑邊想著。-